上吊十誡[最初。]

yaba520.exblog.jp ブログトップ

カテゴリ:百題—Practice( 14 )

零四

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一定要说一下,我晚上准备更新的时候,系统他很high地崩了!
结果老子重装系统搞到现在……所以这篇等我明天来编辑吧 = =

---------=風格差很多的事后編輯=-------------

04.その疵深し、海淵の如し その罪赤し、死して色

彰生喜欢同班的女孩琴美。
如果非要问他是从何时喜欢上了琴美的什么地方的话,其实他也说不上来。

琴美的个子不高,是个脸有点圆的女孩,留着清汤挂面般的发型,乍一看并没有什么起眼的地方。话虽这么说,但在这个年级里却是没有人不知道她。
起初的事件是在入学第一天上课的时候,隔壁桌的男生想要向她借橡皮,却不知为何她缩着肩膀瞪了对方许久后,昏倒在教室里,引起了一片惊叫。
后来从琴美国中时候的朋友那里传开来,原来她患有半强迫性质的男性恐惧症,几乎无法与异性发生任何近距离地接触,最大的极限也只是面对面的交谈。
当然这其中也有例外,唯一的一个例外,就是彰生。琴美从第一次见到彰生开始,就不曾与他说过什么,虽然同班却也是处处能离多远就离多远,仿佛躲避瘟神一般。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琴美最害怕的人,是彰生。

只有一次,彰生曾经在很近的地方看到过她的笑容,温暖而美好。那天只是折回教室去取忘记的书,拉开门却碰到了做完值日站在门边闲谈的女生们,琴美站在最靠近门的这一边,衬衫的衣袖轻轻擦过彰生扶着门的手,微风一样的触感。
当时的琴美淡淡地笑着,眼睛眯成了一条线,脸上绽放着幸福的表情。
彰生一动也没动,低着头望着她的笑脸,直到她们发现他的存在。
啊啊,她也会露出这样的表情来,在面对我以外的人时。彰生有些无趣地想着,看到琴美抬起头望着他,然后身体微微一怔,迅速地躲到了别人的身后。
如果我也能让她露出这样的笑容来,就好了。大踏步走向自己的座位时,彰生回过头望了望,夕阳泛着金色的光笼罩在女孩们的身上,他看不清低着头的琴美的表情,却能想得到她皱紧了眉忐忑不安的样子。
教室中的影子,拉得老长老长,纵横在窗格间。

彰生自认是一个规规矩矩的好学生,成绩不差,品行端正,长相也还算五官端正眉清目秀,再加上一入高中就进了学生会,所以颇受女孩子的欢迎。
这样的他,第二学期的时候毫无疑问被推举为文化祭委员,要负责班上文化祭的准备工作。
“还有一个委员名额,你有什么推荐的么?”老师坐在办公桌前漫不经心地问道。
站在一旁的彰生愣了愣,“桐生琴美……吧。”说完后他有些犹豫,却不打算改口。
“唔,也好。”老师没有反对。
当时所做的这个决定,究竟是不是个错误,已经无从去想了。

“今村同学,文化祭的准备,请……请多指教了。”班会之后的课间,琴美走到彰生的座位不远处,探过头小声地打着招呼。
彰生看到她的双手一直用力地交握着,身体有些颤抖,脸色也不太好看,就像是鼓起了莫大的勇气一般。
“不用这么客气,你……还好吧?”虽然几乎可以肯定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才让对方这么难受,彰生却还是不动声色地问道。
“对不起,我会加油的。”琴美小声地说着,说完用力地深呼吸了一口。
这让彰生有些不知所措,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真的长相如此凶恶么……
他只是随意地挥了挥手结束了这无趣的寒暄,视线却追随着离去的琴美娇小的身影,直到看见她安然地坐下打开书,才浑身无力地趴倒在桌上。
整个世界都很没意思。这一瞬间的想法在心中蔓延开来。

后来他们一同为文化祭准备着,琴美总是要握紧了拳头才有勇气和彰生说话,脸上写满了逃走的欲望却努力地用有些发抖的声音讲述着自己的想法。平时稍微有点多话的彰生这种时候总是静静地听着,看着琴美紧张的神色里不可抑制的恐惧。
他隐隐有一种拥抱她的冲动。
如果可以,请告诉我你在害怕什么。如果可以,请让我保护你。
那时候总是一言不发地凝视着琴美的彰生,心中溢满了想要给予她的温柔。

那天在图书馆里翻着班级占卜要用的资料时,不巧外面忽然下起了倾盆大雨,不知不觉间空荡荡的阅览室里,只留下了彰生和琴美两个人。
一道闪电划过。
彰生惊觉到坐在对面的琴美整个人缩成了一团,不断地看着手机手表和眼前的书。
她又在害怕了吧,和我在一起。彰生这样想着,站起来走到颇远的角落里坐下。
“啊……”琴美不自觉地发出小声的惊叹,仿佛不知道该怎么办一般,扭捏了很久,忽然刷地一下用力站了起来。
“那……那个……今村同学……”
“唔?”
“真的很对不起,一直以来,我对今村同学做了很多很失礼的事,今村同学并没有任何值得我害怕的地方,真的。”
“那么说,你不怕我?”
“不,那个……只是今村同学很像我害怕的一个人,所以就条件反射……”
“是吗。太好了……”我还以为是因为我的缘故。彰生望着站在一边低着头涨红了脸拼命解释的琴美,脸上的表情温和起来。
“今村同学明明是很好的人,我却这样……以后我会努力的,所以希望你不要讨厌我。”
彰生站起来,走到琴美的面前。外面凄厉的风雨交加传到耳中,仿佛把这个小小的温暖的房间隔离成了另一个世界。
彰生把双手插在裤袋中,试图摆出一个看上去稍微帅一点的姿势,然后对着琴美微笑起来,他希望这个微笑也能看上去稍微帅一点。
“呐,琴美,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他怀着从不曾有过的紧张感小声地说着,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就在以为时间都已经停拍的过程中,琴美惊讶地抬起头来,整张脸上都写满了不可思议的神情。然后她的眼中慢慢地流出泪来,她就这样抬头看着彰生,泪水默默地划过双颊。
“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琴美一直重复着道歉的话,每一个字都深深地扎进彰生的心中。
啊啊,我惹她哭了。
“今村同学一定觉得我是个怪人吧。”终于稍稍有些平静的琴美,擦了擦满脸的泪水,“可是没有办法,我……国中一年级的时候在二丁目公园旁边的小路上差一点被侵犯,还被对方打过好几下,当时也是这样的下雨天,我没有看清脸但是对方长得有点像今村同学,所以我才会这么害怕。一直都觉得对今村同学过意不去,以为一定会被讨厌的,可是今村同学说喜欢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仿佛语无伦次般一口气说完的琴美,忽然慌乱地收拾起书包来。“我……我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请允许我考虑一下。今天就……”
琴美收好东西头也不回地冲出了阅览室。
一道闪电划破天空,在房间里投下鬼魅一般的光影。

彰生愣在原地许久混乱的头脑才总算恢复了思考,他刚才应该拦住琴美不要让她再说下去的,他刚才应该告诉她外面雨还很大不要冲出去的,他还应该说……
只是在听到国中一年级和二丁目公园时,他就已经知道了。
他想起国中时父母离异,被学校排挤而休学,自己总去二丁目公园附近的酒吧;他想起那时候自己的精神状态混乱到无法控制,时常也偷喝酒喝到酩酊大醉;他想起自己曾经有一次喝醉后在雨夜与人打架,打输后在路边遇到一个独自回家的女孩……
其实他记得并不是很清楚,因为后来总算是振作起来后并不愿意去回想那时候的事情,他只是隐约觉得自己做错过很多,也知道会为别人带来很多伤害。

啊啊,原来我惹她哭了。

彰生用力一拳砸向墙壁,手指硬生生的疼。



写不下去了!算了!
反正最后他们俩在一起了!
这是一部篇幅很短的少女漫画,故事的设定颇不错,人物刻画也还好,不过原本的故事里男主角好像女朋友不断……不算很难看,不过男女主角动不动就当众琼瑶这一点实在很让人受不了,不要谈个恋爱就恨不得全世界知道呀可恶!
标题是BLEACH的30卷卷首语……虽然还远远比不上前期,但是算是最近几本里最好的了吧?
[PR]
by yaba520 | 2007-11-02 06:01 | 百題—Practice

零三

03.铜雀春深

她叫植草美和子,是个沉静而漂亮的女孩。在这个小小的村庄生活了十几年,从出生到现在。

小时候被问路,然后她把对方带到了警察局。却不知为何,渐渐变成她被陌生人带走三天三夜,然后被警察找回来的谣言。再之后又演变成了什么,连美和自己也不知道。
对别人来说好像只是谣言而已,对美和来说,却已经是逃不出去的牢笼。
在这狭窄拥挤的村庄里。

美和总是对每个人都很好,是个乖巧又懂事的好女孩,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自己和周围的平衡。
她有一副好嗓音,却在合唱队里故意唱错而让出独唱的位置。似乎是因为自己很显眼,而不能让自己更显眼。
“要怎样才能不被说闲话,平稳低调地在这个村子里生活呢?”
美和用艳羡的神情说着想要离开家乡的心情。

美和有喜欢的人,是A高二年级的铃木。时常被表白的她,总是面带遗憾地这样拒绝别人。
直到后来有一天——
“A高二年级并没有叫铃木的人。”
“拜托你请和柳原交往吧!”
认真地跪下来请求她的人,就是永田学长。

因为永田学长和合唱队的黑川在交往,而柳原去找他们时,无意间看到了独自在练歌的美和,于是表白了又被拒绝了。
黑川跑来拉走永田时,认真地说:“不可以欺负植草,植草是乖孩子哦~”
永田却只是恨恨地丢下一句:“她有这么惹人爱么?”
自始至终……美和的表情都没有变化过,只有最后的瞬间,转过了头,谁也看不清。

是不是这样惹人爱,其实她的心里比谁都要更清楚。

后来,他碰巧错过了等待的女朋友,在音乐室遇到了应该留下来值日,却偷懒在练歌的美和。
“你都是用这招在追男人么?”永田站在她的身旁,紧锁着眉头。
在美和的眼中,世界是什么样的?他们只是一起说了说在唱的这首歌,只是在她要离开的时候他忍不住拉了一下她的头发,只是在黑川走进来时他们同时撒了谎。
当时他脸红了,后来,她也脸红了。

那时候的美和,大概恋爱了。但是对美和来说,恋爱是什么……
她依然在扮演一成不变的角色,总是对每个人都很温柔,脸上挂着淡淡地微笑,躲避着这样那样的闲言碎语。
直到又在音乐室遇到了永田学长。
“你的声音很棒。”
“我理想中的女性,率真可爱有元气……黑川很接近。”
“我并不是喜欢你,可是从上次之后,脑子里就总是浮现出你的声音,这算什么。”
“我和黑川分手了,我无法以这样的心情和她交往。”
在她还来不及阻止的时候,永田轻轻地吻她。
下一个瞬间,黑川领着一年级的新生走进了教室……

仿佛是平息了多年的火山瞬间爆发一般,她曾经做过的,她从未做过的那些事情,都成了凶猛如长戟的利器,乘着午后的风吹得到处都是。女孩们的眼神从羡慕瞬间就转变成厌恶。“总觉得美和那样子,是在瞧不起别人一样。”
美和的表情却始终没有改变过,站在谣言四起的中心,依旧扮演着温和安静的女孩。
“我失败了吗……又得从头开始努力。”
“不要紧的,反正我又没有那么喜欢永田学长。”

比起恋爱,当时的美和心中更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直到永田学长毕业为止,她也没有接受这份感情,只是默默地用自己的方式平息了他人的闲话。

后来美和终于找到了她所爱的人,可以带她离开这个村庄去到东京,结婚,生子。
可是多年后,她还是回到了这里,就像是故事的重演一般,在沉重的负荷下,亲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以上,是流水帐。
但是这是砂时计最赞的短篇啊啊啊啊!很感动!虽然我最近文艺魂都死光了只能写出流水帐!但是这篇很感动!把美和这个过分神经质的性格描写得很好!芦原妃名子小姐您没有辜负我的期望!
砂时计这个故事老实说在看过本篇的八本之后感觉并不算很出彩,但是在经过了HC和我们的存在的双重打击之后,会觉得砂时计始终很稳没有出现非常雷的情况,当然因为我是藤派所以有些不待见茉莉子……不过因为其实本身也没有什么非常让人动容的地方,所以本篇完结之后并没有打算要买第九本的外传。只是看到网上刚好有扫,所以就看了一下……幸亏看了!非常改观!美和子的这个短篇可以傲视整个本篇!
美和子算是本篇中交代比较少的角色,而性格却又是其中最不正常的一个。从十几岁离家,到后来离婚,带着杏回到老家,以及承受不了压力自杀,过程虽然很短,但是可以发现她其实是一个对他人的反应过分敏感纤细的人,是个缺乏勇气去应对周遭的懦弱的人。这一篇是站在大悟母亲的角度来看待美和子,从开始的永田事件,到志津代的出现和葬礼的反应,也有交代了一部分志津代的情况。那句“因为我爱我先生”真的是非常GJ呀月岛夫人!
总体上来说,可能是站在第三方的角度来写,所以感觉上比本篇要平淡很多,但因为本篇的一个缺点就是感情描写过于……激烈(?),就显得这个短篇异常出彩。不过这也可能是我的口味问题就是了……
这么一说,我好象没有遇到过像美和这样的女孩子哎,就算是因为其他的原因这样放弃自己的感情的好像也不多。不过男孩子好像也是觉得那种把恋爱放在第一位的女孩会比较好搞定吧?因我觉得永田学长如果有胆子更努力一点,也未必就不能打开美和的心哎……至少我的朋友(女)当中只要有在恋爱的,在做任何决定的时候都会优先考虑是否有利于和男朋友的发展就是了,虽然我觉得还蛮可怕的这样。
总之这一本入手决定啦!这篇日志也糊弄过去啦!

P.S.来瞻仰一下大悟父亲的求婚过程吧。
父:虽然我不一定能一辈子把你照顾好,但跟着我肯定不愁吃,保证圆滚滚。
母:成交!
这就赞,=__,=+
[PR]
by yaba520 | 2007-04-19 06:40 | 百題—Practice

零二

02.你我永不相遇

他是个怕生的人,小时候被带到新家的邻居去拜访的时候,面对和自己同龄的女孩,一直扭着头一句话都没有说。
她是个乖巧的人,单亲家庭的妈妈时常为了工作不在家,独自看家的她对着隔壁新搬来拜访的大人们礼貌的微笑着。

“我们一起玩吧。”
她说,用天真无邪的笑容。
错的是关照她一定要照顾自己的双亲,还是被她的笑容拯救了的自己,现在去回想的时候已经再也无法了解了。

她的母亲再婚,有了新的父亲和弟弟,搬进了新家。弟弟是个讨厌的家伙。
去她的新家参观的第一天,回来的路上。他按耐不住地表白,得到了她的微笑。
“嗯,我好高兴,有人这样喜欢我。”
是不是从这里开始就已经错了,谁也不知道。

之后应该是正常的年轻男女的交往方式,应该是这样的,也确实是这样的,除了偶尔出现的讨厌的弟弟,带着耀眼的光芒。
“那两个人互相喜欢。”“你竟然知道吗?”“用看的就知道了。”
和朋友心平气和地说起这种话题,朋友的震惊就像不相干的闹剧,他自始至终凝视着她的认真的眼神,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就算把她留在身边,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她一步一步地渐渐爱上别人。
这个残忍的过程消耗着他所有的精神力,究竟要怎样才能抓住她的全部视线。直到看见她在河堤上流着泪紧紧拥抱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还是无法不去注意她,她给他的所有笑脸,从来没有因为他如此痛苦伤心过。
可以修好任何东西的自己,修不好她留在家里的最后一个相机。
是从哪里开始错了,错到只剩下转身而去这一个姿势。

这是某部还算好看的少女漫画中男二号让人心酸的恋爱史,虽然一直试图去抓住心爱的女孩,却不得不被逼着看到她慢慢爱上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我觉得这显然是一个太痛苦的过程,所以作者在刻画这个角色是总是用一种认真的近乎心疼的表情望着自己青梅竹马的女朋友。他为了她做任何没有用的事情,擅长手工就会连闪光灯也做给她,只为她动怒,毫不留情地报复伤害她的人,因为她说想要一起去旅行而开心得不知所措,不安的时候只能摸一摸她的头发却不过问发生了什么,拥抱她轻轻地说“不要离开我”,她说“分手”时淡淡地回一声“嗯”,就从此永不相见。
啊啊啊啊啊啊,可恶这种男人是哪里不好啦女主角你瞎了眼么!老子讨厌男一号!非常讨厌!很讨厌!快点死!这种臭脾气的小P孩究竟是哪里好呀!哪里好!
所以说我就觉得我克CP……TOT
[PR]
by yaba520 | 2007-02-07 04:33 | 百題—Practice

零一

01.爱する人を失った世界には どんな色の花が咲く

11岁时
她遇到了他。
隔着高高的围墙,她正吃力地从里面往外爬,他站在外面的墙根处一抬头望见了她。
她说:“你好。”他说:“你好。”

12岁时
他坐在围墙的外面等着,等她从里面爬上来,然后纵身一跃。
总是刚好落在他的身旁,不偏不倚。
她说:“久等了。”他说:“没关系。”

13岁时
他试图吻她。
她却咯咯地笑起来,一直笑到他面红耳赤不知所措,身后的栀子是妖冶的香。
她说:“我喜欢你。”他说:“我也是。”

14岁时
他离开了她。
他与她站在围墙边,静默了许久。然后她一皱眉一抬头,伸手甩了他一个耳光。
她说:“烂人。”他说:“对不起。”

18岁时
他再次遇到了她。
茫茫人海中,只有她一个人坐在某个围墙边仰着头晒太阳。于是他走过去,弯下腰看她,看到微笑。
她说:“好久不见。”他说:“你过得好吗?”

19岁时
他送给她戒指。
送的时候欲言又止,她拥抱他,一言不发。直到转身到看不见的地方,他才打了电话,用紧张而羞涩的声音告诉她。
他说:“嫁给我吧。”她说:“好啊。”

这一天的第二天,他因为车祸去世了。

这些是纱己子的奶奶某一天讲给纱己子听的,当然故事里的他并不是纱己子的爷爷。那时候纱己子坐在高高的落地窗旁,奶奶在旁边的躺椅中眯着眼微笑,一同享受午后悠闲的阳光。
“如果他还活着呢?”
“傻孩子,‘如果’这种事,从来都没有发生过呢~”
“可是,不会不甘心么?”
“当然不甘心,等我去地狱了遇到他,肯定先冲上去打一顿。……不过你爷爷会死命地拉着我吧。”说完,奶奶咯咯地笑了。
于是,纱己子也咯咯地笑了。

双手开满妖艳的花朵。
[PR]
by yaba520 | 2006-12-15 06:47 | 百題—Practice

八二

82.金木樨的香

她遇到他的時候,是開學的第一天。早春花開,四處都飄蕩著淡淡的香氣,天空也像是染成了粉紅色一樣,甜膩膩。她一腳踏進寬廣的校園裏,心想著日後會擁有什麼樣的生活,嘴角揚起朝陽一般的微笑來。
然後他走過來,引起途中少女們頻頻的側目,走到她的面前。
請問,你是成瀨深音麼?我叫作蒼山理人,你好。
他伸出手笑一笑,仿佛是友好的,於是她跟著笑一笑,握一握手。
你好。她以為他要說什麼重要的事項,他卻隨即轉身就走遠了。

然後,總無法缺少的三三兩兩的好友們,用眼線的口氣向她講述著理人學長種種的光輝事蹟,其中無非是年級第一,家財萬貫,學生會長,有著貌美如花的未婚妻之類老套的東西。這都是什麼年代少女漫畫用濫的橋段了,她歎氣著想。
其實並沒有什麼改變,這種事情被人議論一陣也就過去了,無非就是茶餘飯後說說那誰誰被那誰誰主動搭訕了,那誰誰為什麼要搭訕那誰誰呢,人家也好想被那誰誰搭訕呀這樣的話題,漸漸總會被人淡忘。
她始終也不知道那句話代表了什麼意思,她以為還是可以風平浪靜度過每一天的,就像至今走過的很多年一樣,然後畢業,找工作,這麼簡單。

生平第一次開始質疑人生是在夏季的試膽大會,學校的傳統活動。她被指名的角色是神社的巫女,原本應該作為所有人試膽旅程終點的象徵,她以為只是坐在那裏無所事事而已。然而學生會的規定是每一組都必須帶回巫女大人的一根頭髮,於是為了保住滿頭秀髮拼死奮鬥了一夜。
之後是夏末的學園祭準備期,學生會公佈的中央大廳的使用條件,是在三天裏每天都可以搶到她中午的便當。毫不知情的她為了自身的溫飽奔走終日,事後才被告知時捏斷了手裏的鉛筆。
等到金木樨盛開的季節漸漸蔓延開來時,她發現不知道因為了什麼自己又成為了眾人追趕的焦點,於是二話不說一頭沖進了學生會室。用力一拍會長的桌子,氣勢洶洶毫不畏懼。
蒼山理人!你究竟什麼意思?我什麼地方對不起你了。她是真的生氣了,被無端地戲弄。
我很生氣呢,深音。對方卻從容不迫,依舊埋頭於手上的檔。
我根本也不認識你吧!
我就是生氣你這一點,可以毫不猶豫地說你不認識我。他抬起頭,然後眯著眼睛笑了笑。笑到她的一團怒火全都變成了疑問。
他手裏的那個懷錶裏,嵌著他與她天真無邪的笑臉,在遙遠的可以上樹爬牆下河摸魚的年紀裏。

金木樨濃郁的香氣像故鄉有名的豆沙糕一樣粘得討厭。當時腦子裏閃過了這一個想法之後,只剩一片空白。

後來她回家問了母親。
媽媽,你知道蒼山理人麼?
當然知道呀,小時候常常到我家來玩的。
我怎麼一點都不記得了。
你7歲那一年從樹上摔下來,人家怕得要死好不容易把你送到醫院,陪了一天一夜,誰知道你醒過來之後第一句話說得居然是“你是誰”,會記得才怪。
哎…………?原來有過這種事呀。
你可是狠狠地踐踏了一把春青少年萌動的心喲~
她的眼神黯淡下去,該有的理直氣壯都被這一席話生生地推了回去。她以為一直線走下來的軌道卻原來早在她已經忘記的地方就和其他的人交過線了,不知道為什麼湧上來一股非常不甘心的感覺。如果順著當時的路沒有偏差的話,會不會有些更重大的,更積極的改變呢?

然而,就算這樣想了,還是一片空白。

編不下去了…………脫力,Orz。又是因為看了一部非常難看的少女漫畫,YY出這麼一個情節。問題在於現在的少女漫畫怎麼就這麼難看呀,不要以為自己有多少年痛苦回憶就是老大好不好,那種臭脾氣男人長得再好看究竟有什麼萌的呀,憑什麼讓人家小姑娘赴湯蹈火呀可惡……女主角也不要把生猛當可愛好不好,那是沒教養不是元氣,簡直毫無想法,然而我為什麼還是從頭看到了尾我又圖什麼呀,TOT。
[PR]
by yaba520 | 2006-11-25 04:09 | 百題—Practice

五九

59.すきだ、

那個捲髮的女孩,人生的初體驗是高中時,在曾經仰慕的學長家中被其強暴。第二天,校園裏廣泛流傳著強暴的事實,當時正交往中的男友神情沮喪地離她而去。
從此她開始變得不在乎,隨性地與男人們周旋著,用一種近乎自虐的方式安慰自己。
“其實無論多少次與人擁抱,都無法回想起當初他牽起我的手時,那種奇怪的感覺。”

那一天,暴雨滂沱中,她依舊爛醉如泥,一同打工的前輩無奈中將昏迷不醒的她帶到情人旅館中休息。
醒來時,是熟悉而曖昧的氣氛,前輩只是擦一擦淋濕的頭髮,就準備離去。
—我以為你是想做才把我帶到這裏來的。
她只說了這麼一句,就吻上前輩的唇,手臂用妖嬈的姿勢勾住了脖子,她的微笑和以往一樣,疲憊而嫵媚。
前輩沒有拒絕她,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摘下眼鏡後,總露出為難的神色。
如果非要說那一天究竟有什麼不同,也只是激情過後有那麼一段時間,前輩會低下頭將她緊緊地抱在懷裏,這樣一動不動地抱著,輕輕地說著“對不起”,仿佛之前完成了一個什麼儀式一般,慌亂而歉疚。
“那樣,讓我覺得自己像是被疼愛著的。”醒悟過來的時候,已經淚流滿面泣不成聲。不小心發現,自己愛上了眼前這個人。

之後的生活很簡單,他們總在夜晚的時候手拉著手出去散步,月光下說一些不著邊際的話,偶爾到情人旅館去共度一夜。她一心一意地用自己的關心去對待前輩,甚至為他織起了長長的圍巾。只是她每次送禮物時,總看到前輩為難的神色,她無法理解,究竟是哪里出了錯。
她開始這嚮往這平靜而溫暖的生活時,卻又被一把推到了風浪的對岸。
那一夜在旅館昏暗的燈光中睡去的兩人,被前輩的手機吵醒。電話那頭是女人的聲音,大約詢問著在哪里何時回家這樣的話,前輩低垂著眼用微笑的表情一一回答著。背對的她一字不落的聽完,驚恐和絕望都只從臉上一掃而過,剩下的是平靜和淡然。
—我女朋友,上個禮拜開始交往了。
掛斷電話後,前輩小聲地說了這樣的話,背影中看不清臉上是什麼樣的神情,只有語氣,依舊輕緩而溫柔。
“這樣赤身裸體躺在床上的我,看上去真是不知羞恥。”揮之不去的想法開始縈繞在腦中。
—原來前輩你交了女朋友呢,真好呀。看來以後我們不能再像這樣出來呢。
她轉身微笑,始終也只能微笑,看到前輩又是那一臉為難,卻還是不懂。

—耶誕節,你和前輩要怎麼過?
—前輩要和女朋友一起吧大概。
—哎?你不是在和前輩交往麼?
—我才沒有和前輩在交往呢,只是有時候一起去喝酒而已。
前輩在場時,故意與同事說了這樣的話,故意堅強地笑著,也不再去回應前輩的眼神與言語。從那之後她的腦海裏就一直有種嗡嗡作響的聲音,如耳鳴一般揮之不去,一刻也不停,讓她無法思考任何問題。

之後過了很久,等到她終於可以鼓起勇氣去向前輩告白的時候,看到了前輩憂傷而又困擾,卻似乎是總算松了一口氣的表情。“總覺得,也許你並不是因為喜歡我,只是需要有一個人來安慰你,所以誰都可以。因為這樣,總是無法坦然地對別人說出你就是我的女朋友這樣的話。如果我們不是那樣開始的,該有多好。”前輩這樣的回答了她,卻還是選擇了自己的女朋友。

於是,幸福失之交臂。

這是一部不算很好看的少女漫畫中我很喜歡的一段,不過有些不一樣就是了。漫畫裏的女孩子一點也不放蕩,只不過很希望自己能變得放蕩起來,想要勾引這位打工的前輩,但是發現自己被帶到情人旅館的時候又非常的失望和傷心。雙方其實都想認真地開始一段感情,卻不知為何總是走錯,開心時無法縱情,傷心時又要逞強,總之好萌,TOT。很喜歡女主角,總是有點誠惶誠恐,連撒嬌都學不會,不斷地尋求安心的感覺,帶著輕微的自備又不肯自己看上去不夠堅強。不過這漫畫只有這一段特別好看……別的部分就掉到俗套裏去了,真可惜。
昨天看完了《すきだ、》這部電影,不知道為什麼就想起了這一段,非常地感動。
[PR]
by yaba520 | 2006-10-07 03:26 | 百題—Practice

七九

79.時が戻ったら…

—呐~松本
—嗯?
—你怎么了?一直一副有心事的样子。
—哎?没什么呢。
—如果有什么烦心的事情,跟我说说也没关系的。
—谢谢你,真的没什么。

“星野你看,街对面那个女人……是松本吧?”
“啊……嗯。”
“她穿者丧服呢,听说父亲去世了。”

—松本,我听说你的父亲……
—嗯,不过我没事,放心。
—那就好。

“星野,你听说了没有?”
“什么?”
“松本的母亲自杀了,他父亲几天前还刚刚去世呢……”
“……!”

—星野?怎么了?喘得这么厉害……
—松本,你母亲……
—啊……嗯。我没事的,别担心。
—你骗人!
—哎?
—遇到这种事情,怎么会没有事呢?我不知道你只是对我这样而已还是对所有人都这样,但我不希望每次看到你都是这么一副闷闷不乐心事重重又假装轻松的样子。不是我也没有关系,不管是谁,你把自己的心事都倒出来好不好?
—星野……
—对不起……我说了很失礼的话。
—不,没什么,谢谢你。

“星野,你喜欢松本吧?”
“哎?很明显吗?”
“大家都看出来啦,不过朋友一场,我劝你还是放弃吧。”
“为什么?”
“松本性格很古怪的,听说很早的时候也和人交往过,都是很快就分手了,后来也就不怎么和男人打交道了。”
“哦……”

—星野,其实你说得一点都不错呢。
—什么?
—很早的时候,我第一次被人告白,其实是一个自己很喜欢的男生,但是因为太惊讶了,很直接的就拒绝了。后来两个人还是朋友,渐渐的就变得很依赖他,有什么烦心的事情都找他说,对方也很温柔。
—之后开始交往了?
—没有,之后他交了新的女朋友,告诉我说,他累了。当时大概16岁吧,正是情绪最不稳定的时候,突然就开始讨厌自己,想变得更坚强一些,不要像菟丝子一样总是和别人纠缠不清,把好玩当恋爱。
—……
—然后,就很少和别人交流了,和父母也是,隔阂越来越大,越来越疏远,什么都不肯说。也曾试着与人交往,还是失败了,等到发现的时候,父母也去世了……
—松本……
—今天能和你说这么多已经是极限了,我想了很多天才跟你说的。星野,我就是这样,美关系的,过几天就好了,别管我了。
—松本,我……
—你再怎么关心我,我也没有办法回应,有时候还会很抵触。
—松本!我来教你……
—哎?
—我来教你如何与人交往,你不回应我也没关系,你抵触也没关系,我会像菟丝子一样和你纠缠不清,你没有办法做到的事情,我来做给你看。
—星野……
—和我交往吧。

然后,他吻她。

P.S.不是我说,这表白写得真差劲,TOT。
[PR]
by yaba520 | 2006-07-30 18:41 | 百題—Practice

六六

66.我愿为君歌一世

车窗外下着倾盆大雨,阴霾的天空让白天恍如黑夜,她歪着头偷偷地瞄一眼外面的景色,被雨点遮挡得模糊不清。豪华的轿车里做着她和他,前座的隔音板已经放下了,她不知道前方的目的地是哪里,不知道接下来看到的的会是什么。身上长长的丧服,耳边是一朵小小的白色的珍珠花,再用眼角余光看一看坐在座位另一头的他,白围巾懒散地垂下,有气无力。
我记得……你今年该17了吧?他忽然说,仿佛为这句话思考了很久。
嗯。
对,你出生那年,我刚好18。

年轻真好呀……
她有点感激,他没有提起今天双亲的葬礼,还有作为父亲友人的他日后将成为自己的监护人的事实。她正极度的需要一些什么来让她忘掉5分钟之前所有的人生。雨点丁零当啷敲打在车身上,昏暗中她试图分辨出他说话的神情,直到发觉他的不安和紧张,才终于浮现出一个微笑来。
那年初次相遇时,无论她还是他,都没能气定神闲谈笑风生。

她离开这个城市时,已经是年届30的女人了。长长的卷发从肩上垂下,拎着时尚的旅行包,独自一人,头也不回地踏进了机场。那天阳光灿烂,每一只海鸥都散发出明媚的光芒,她的脚步带着跳跃的节奏,孤单却不犹豫。
走进登机口前,看到刚刚明明艳阳高照的天,淅淅沥沥落下几点雨来,终于还是忍不住掏出手机,拨通最近的一个号码。
手续还顺利吧?
嗯。
这下要有好几年都不能回来了呢。
嗯。
说不定还要在那边定居吧?
嗯。
………………那,再见。
再见。
啪嗒一声,挂掉了什么,也想不清楚。这中间的多少年,也就这么呼啦啦的不见了。想起前几日在双亲坟前独自哭得接不过气的自己,顿时什么问题都搞不明白了,只觉得像个傻瓜一样。
后来他们再没有见过,那之后,到这之前,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也从来没有人知道。
[PR]
by yaba520 | 2006-07-24 05:02 | 百題—Practice

六五

65.爱没有恨没有抓不来甩不掉

他说对不起。
她说没关系。

然后转身的时候,她坚持自己至少要比他早一秒钟,头要低下来,角度刚刚好可以让两边的长发遮住眼角,不能很迅速的跑开,脚步安稳而有节奏,抬头挺胸,甚至带着一点愉悦,笔直地越走越远,假装关注着街道两边眩目的橱窗。
其实很想回头。
但是如果发现那里已经没有了他的身影,或者他的身影坚持着背对她,或者他的目光并不停留在她的方向,或者他的神情里带着轻松的微笑,或者……
总之不可以回头,她的倔强这样对她说。

地铁站里总是人很多,摩肩接踵,她瘦小的影子都被人群凌乱的脚步淹没。不知为何,紧紧地抓着自己的衣角,靠在冰冷的墙壁上,一动不动。疲累的感觉直到这时候才排山倒海汹涌而来,算一算已经走了将近一个小时的路,一刻也没有停过。
这是陌生的地铁站,她故意走到陌生的地方来。
抬眼望去,正好全都是陌生的人,毫无目的地上了车,一直坐了很远,景色荒凉人也稀少,空荡荡的地铁发出沉闷的响声,风从脚底吹过,嗖嗖地凉。她看看手机,信号微弱。

她想说我想你。
她想说谢谢你。

如果出了站,是空旷的荒野,就可以深呼吸一口,仰着头把胸腔里的云都释放出来,伸展双臂狠狠地转一个圈,看到天空飞过成群灰色的鸟,映在微微泛黄的光晕里,手上的包甩出完整的弧线。
那时候,要是说了就好了。
那时候,没有说,太好了。
现在不管怎么去想,都想不清楚,她究竟在用沉默报复些什么。

若是能再说出一次“我喜欢你”……
若是能再听到一次“我喜欢你”……


P.S. 我掰不下去了!就這樣吧!題目是偷了FSA的,因爲實在很萌就忍不住借用了,不能用的話跟我說下我改掉。靈感來自文藝到死的那個電影的官方留言板,不清楚的可以去saori那裏看。所以說我日日也勤奮嘛~誰都不可指責我喲~=__,=+。
[PR]
by yaba520 | 2006-05-07 17:49 | 百題—Practice

二八

28.落远雏

印象中,她是个不拘言笑的女子。整个庙里只有她带发修行,似乎从前也是大富人家的姑娘,名叫香远。至于姓,她从不说,也没有人问过。

书童有些揶揄地笑着说。他只淡淡一应,没有接腔。客栈窗外铅灰色的天空,滴滴答答的小雨,有行人打着油纸伞踢踏着行走。
那日在庙外见到时,也是这样的天气,他在殿内行走,隐约听到女子们嬉笑的声音,心想着小尼姑们果然个个都不是真心向佛的人,待得走出殿外时,抬头却看到了站在廊下的她。半边衣衫都被雨打湿,只是愣愣地望着远处不知到哪里,近旁三三两两的小尼经过,对着这便忍不住指指点点嘻嘻哈哈。

姑娘这般淋雨,且莫要着了凉。没有多想,便上前深鞠了一躬。
女子回过头来,拿一双毫无生气的眸子盯了他许久,长长的发丝从鬓边垂下,有水珠从额上滑落,映出满院深深浅浅的翠绿,分外鲜艳。
他站定才看清女子身上不着痕迹的法衣,愣了一下,却想不出可以应对的话,只看着那双喜忧不参的眼,入了神。
公子在说笑么,这世间万物,哪一件能伤了我身?女子轻启朱唇,只吐出这么一句话,语调很低,声音很清脆。他听着是狂妄的,心里却是欢喜。
小生不敢。于是又深鞠了一躬,这才退去。

走到庙口忍不住转身望,高高的台阶上,女子依然站在原地,望向那不知道何处的地方。香火的烟气弥漫在潮湿的空气中,挡不住漫山遍野的清澈,他自嘲地一笑,唤了书童下山。

少爷您若要是喜欢,不如回府禀明了姥爷太太,让他们做主给你纳了做妾。反正这姑娘家道中落,是远地儿来的,在江南也无亲无故。

书童依旧兴高采烈的说着,他不过捧着手中的书卷笑一笑摇头。其实并不知道自己心里在想些什么,但终归有些淡淡的惆怅排解不开。抬头望一望满天不肯散去的云雨,又忍不住叹气。

再见到时,依旧是同样的庙宇,同样的天气,同样的人。他只是心想着再来上一炷香,就该回去了,这山脚的小镇连日阴雨,终究不是常呆的地方,不如自家舒适。只有满山满山的姹紫嫣红,被这天露雨水冲刷洗漱得娇艳欲滴,堪比仙境,让人流连,日日不肯离去。
姑娘又在此淋雨。依旧上前深鞠一躬,白色的长衫飘起好看的纹路。
公子莫要说笑,这世上东西总伤不了我的,不若公子,还是莫要在此停留的好。女子只看一眼他,便欲离开。有淡淡的恍如栀子花一般的香气飘来,迷醉了他的眼,惊为天人。
姑娘,小生名为刘子安。
[PR]
by yaba520 | 2006-02-05 05:32 | 百題—Practice
line

あなたの中に、私はそんなにも存在していないのだろうか…


by yaba520
line
クリエイティビティを刺激するポータル homepage.excite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