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吊十誡[最初。]

yaba520.exblog.jp ブログトップ

カテゴリ:理想—Dream( 5 )

時光溯回

最近的生活很單調……雖然其實好像一直也很單調?以及這句話我已經說了好多遍了?
前幾天去電信換了網路,其實也不過就是把帶寬提升到2M,但是接待的小姐開好了單子之後也只是說“開通好後我會電話通知你的”,便再也沒有了音訊……電信這廢渣快把老子的網路換好呀!現在這速度不能忍!雖然我已經忍了大半年了但還是覺得不能忍!
之後今天工程師找上門來質問,你家512為何還要換512?看到單子上的512當即掀桌……電信你們這是什麼鬼工作品質呀!這種弱智問題為什麼也會搞錯呀!於是再次殺到電信去拍桌,小姐告知單子沒有開錯,是傻瓜工程師看錯,而且這工作不需要上門……可惜我當時把他趕走了沒有機會抓著他的領子掀,TOT。

臨近五一了,又開始面臨回家還是不回家的嚴峻問題。雖然我年中無休,按理說根本也沒有辦法回家,但是父親之前住院我也沒有回去,加上幾次三番打電話催我回家,似乎再不回去會變成公認的不孝女……雖然我好像本來就不太孝順。然而……回家……我對回家這種事已經徹底失去信心了呢,[掩面哭泣]。飯局,說教,碎碎念,吵架,家長裏短,勾心鬥角,反正也不會有什麼特別開心的事情。
……要說的話,還真的沒什麼特別開心的事情。
有什麼辦法可以讓時間跳過五月,TOT。

昨天晚上做了不少夢。
先是夢到我和一個朋友在FF家玩,突然FF被她爸爸叫出去了。回來後說是電視臺要拍電影,讓我們配合一下。我們只要在旁邊看著就行了,而FF的媽媽當時不在,所以FF要頂替。轉眼之間FF就換了髮型和衣服,全部是江戶時代feel,我還記得和服是深紫色的,髮型和登勢一樣。而FF的爸爸是我從來沒見過的一個胖胖的老人……囧rz
之後電影開拍,情節居然是大雨滂沱中的廝殺!不要問我為什麼大白天要在室內搞大雨滂沱!總之FF同學浴泥水奮戰了!非常神勇!所有打鬥戲都是精靈第三話的feel!看得我非常爽站在旁邊大呼小叫FF幹得好!
之後在興奮之中就轉入了下一個夢,這個夢太短了完全沒記住,然後就到了第三個夢。
第三個夢裏,我去了天文館。我之所以會去天文館,是因為天文館有大型販售會,而格子跟我說他要去,於是我就尾隨格子也去了。格子在這個夢中的設定是一個模型宅,會做各種各樣的模型,穿的是假面騎士feel的特攝服,還擺了不少登場POSE給我看……好吧,格子,對不起。那麼,總之我就是去了天文館,天文館的販售會基本上就是模型宅的聚集會,而我對模型實在是不太懂,只好瞎逛。
瞎逛的途中,見到似乎有人在接受採訪,跑過去一看是一個大餅臉男生,竟還真就是一個餅到境界的大餅臉。然而這人說的是我老家的方言,為何接受採訪的時候會說方言呀!能在這種地方遇到同鄉覺得非常神奇,再加上當時想起來朋友的教誨說我應該多認識一些人,於是就破天荒上前去打招呼了!但對方竟然不睬我!之後擼了袖子正準備上前去指責一番你這樣沒禮貌太要不得了。卻發現身旁突然冒出來一個大學同學用很崇敬的語氣說著什麼,再一看四周人們的反應,敢情這人竟然是一個人氣偶像來的!但為何人氣偶像會是大餅臉!又為何人氣偶像接受採訪的時候會講方言!
在謎一般的事態shock下,我醒了!
阿佛最近莫不是在看漫畫吧……可惡是什麼漫畫呀我也想看!

順便一說,最近在尋找店鋪中,不知有沒有人有頭緒……

差點忘了,最後是問卷

FROM 鈉鈉 兒子

1、首先貼桌面(まず、壁紙を)
c0072325_2250133.jpg

2、OS爲?(OSは?)
Windows XP Professional Service Pack 2番茄花園版

3、這台是你的个人計算機?還是公司或家人共享的計算機?(個人的なパソコン?会社または家族共有なパソコン?)
个人机器。

4、這張桌布是什麼?从哪裏取得的?(この壁紙は何ですか?どこから得ましたか?)
集英社Cobalt文庫官方壁紙3月名作推薦篇—伯爵與妖精,當然是從Cobalt官網上弄來的。
既然兒子都說了是少女自然就乾脆去換了一個很少女的少女來了! 沒錯我為了這個問卷特意換的!
順便一說,這畫面的潛臺詞絕對應該是“沒關系,我會負責的。”XD

5、更換桌布的頻率高嗎?(壁紙を変更率は高いですか?)
看心情吧.

6、桌面上有幾多個ICON?
[数]44个……好吉利!

7、一堆檔案和快捷方式放得亂七八糟的桌面,你看得下去嗎?
(ファイルやプログラムのアイコンだらけデスクに乱れて、平気?)
基本上無法忍受把暫存檔案放很多在桌面,但其實我自己的桌面頁有夠亂的。

8、有沒有什麼堅持點?
(何かを固執していることありますか?)
沒有什麼特別堅持的地方。

9、有爲了填這份接力,還特地整理一下嗎?
(このバトンのため、わざわざ整理しましたか?)
特意換了這麼一個少女的桌面!其實我本來用的是遊戲的官壁……

10、最後請再傳給6個「我想看看他的桌面」的人。
(最後に、この人のデスク見たいな~って思った人6人に、このバトンを)
我都已經被雙殺了!當然活口無有!
--=修正=--
此番混戰中留下的唯一一個活口!Saori!滅哈哈你們都沒有發現吧!
[PR]
by yaba520 | 2007-04-24 23:00 | 理想—Dream

齒閒眉下

最近不知道為何,頻頻做出古怪的夢,繼上次的詳細職業企劃報告書之後,今次便是文藝電影一整場。這樣下去我是不是也應該新開一個分類呀可惡……Orz。

時代背景多半是架空的,男主角是有錢人家的小孩,女孩子已經不記得了,不過這個故事跟有無有錢倒也沒有太大的關係。剛開始的時候是在戰時,卻也沒有出現戰爭的場面,只是我腦子裏清楚的覺得當時很危險,或者應該說是戰爭剛剛結束的復興期吧。男主角的母親是一位偉大的女性,原本就是豪門貴族的千金,戰後又親手創辦了一間高貴的學校。(還好不是莉莉安式樣或者BL學院樣的,否則我多半醒了就去撞牆了。)大概是因為戰爭終於結束了,於是女主角很開心地拉著男主角的手說:“我們去(某個地方)玩吧!”於是兩個人歡天喜地奔到擁有廣袤草地的山丘上,路上還有一些積水,天氣是大雨過後的晴天,還泛著泥土的香味。就在一片笑聲中,忽然巨響傳來,轉回頭本宅的某處房間硝煙滾滾。
“那是…………媽媽的房間。”
男主角的眼中映出熊熊的火焰,說了這麼一句話之後,畫面突然就黑掉了。
(我估計大概那時候我翻了個身還是什麼的……)
時間就跳到了6年後,還是那樣一大片的草地,還是那樣的天氣。遠遠望見男主角穿著黑色的西裝,抱著一個小小的女孩,慢慢地走著。身後大概十米處的地方,女主角也穿著黑色的喪服,用同樣的速度走著,四周到處都是蒼綠蒼綠。
這鏡頭大概持續了一分鐘左右……反正就是時間長到讓我想砸了我的夢,但是這分明是我的夢吧!換鏡頭呀我自己!
於是鏡頭就換到了不算遠的校園裏,那一日是創始人也就是男主角母親的忌日,全校在舉行追悼儀式。儀式上,女主角作為現任校長站在顯眼的地方,男主角當時應該是幕後股東一類的東西所以站在遙遠的隊伍後方牽著女兒。儀式上有學生不滿老師的教育方法前來鬧事,女主角想盡了辦法總算是鎮壓了下來,而她的丈夫始終也站在遠處不聲不響的望著她。
校長的秘書是小受美青年,為人正直辦事嚴謹,嗷嗷這裏面我最喜歡他!竟然在做夢的時候都會愛上個沒幾句臺詞的配角的麼!
總之接下來就是描寫這夫妻倆相安無事的生活,妻子管理著學校日理萬機,丈夫管理著家族裏的其他產業,相對比較輕鬆一些,唯一詭異的地方是從不讓女兒親近妻子。妻子遇到什麼事情需要丈夫幫忙時也總是在晚飯時候出現在餐廳,(身後跟著美少年秘書君!)兩人互相寒暄幾句交代一下妻子就會離開,並不一同進餐。這個時候丈夫總會對身邊的女兒說:“小莉,跟媽媽說再見。”天真的女兒就會開心地高聲說一句:“媽媽,再見。”並且揮一揮手。
妻子並不說什麼,轉身就走。
順便一說,這裏面只有女兒是有名字,而且是如此沒品的名字,好歹是大戶人家呀就不能起個氣勢點的名字麼丈夫君!
那麼說起有一日,妻子從學校裏出來,坐在車裏與秘書君交代完了第二日將要進行的工作,被秘書君問起今日要到何處晚餐時,靜靜地想了幾秒鐘,意外地說出,回家。於是秘書君便打電話交代廚房,啊啊啊好愛呀秘書君!
回到家中卻見各處一片昏暗,不見電燈,管家的李伯伯惶恐不安地站在門口,看見女主人的車回來,慌張上前。對話如下:
“夫人您回來了。”
“怎麼回事?黑咕隆咚的……”
“少爺今天不知道為什麼發了一通火就把自己關在了房裏,大家也不敢電燈也不敢準備晚飯,只好等您回來。”
“吩咐廚房準備點吃的,我去看看情況。”
這樣說完後女主角便上了樓,先去了女兒的房間,女兒已經睡了,房間裏開著淡淡的臺燈,女僕在旁邊照顧著。她長久地看著女兒的睡臉,嬌小的臉上一點點淚痕,睡夢中迷迷糊糊地低聲喚著媽媽。她始終也不說什麼,轉身去了丈夫的房間。
房間裏一片黑,幾個僕人站在門外不知所措。她二話不說地打開了不很亮的一盞燈,看到丈夫低頭坐在沙發裏一言不發。
“是我。”她故意的敲一敲開著的門,慢慢走上前。
“你回來了。”丈夫的聲音低低地有些沮喪。
“嗯,你今天怎麼了。”她有些心不在焉地做到他的身旁,隔開一段距離。
卻不想他忽然轉過身來抱住她。
“我記得有很多年了,你從來也沒有向我抱怨過什麼,向我傾訴過什麼,向我說過任何別的東西……是不是你也覺得我母親的死是你的錯?”
她有點想摸一摸他的頭髮,卻又放下了抬起的手,沒有說什麼。
“你以前不是這樣的吧。討厭與人相處,害怕複雜的人際關係,開心的時候就笑,傷心的時候就找我哭,喜歡小孩子喜歡到處玩……”
丈夫兀自地這樣說著,頭深埋在妻子的肩膀裏,妻子卻只是這樣聽著,一言不發。
然後他抬起頭,用力將她推倒在床上,俯身上去。
“今天,我要你。”一邊說一邊就去解開妻子的西裝及襯衫。
妻子依舊面無表情地看著丈夫,一分鐘之後才拼命的推開對方,身上雖然已經是衣衫不整,卻還是端坐起來。
“請你不要這樣。我確實覺得母親的死有我的責任,也認為自己沒有成為母親的資格。但是既然你也曾經和我有過同樣的想法,就不要這樣任性好不好。我討厭學校,那裏的事情每天都壓得我喘不過氣來,但至少我努力地去適應,好不容易也將它管理的稍微有點樣子了,我不喜歡你這樣否定我的努力。而且我也希望你可以努力著讓小莉開心的長大。”
“小莉今天哭鬧著要找媽媽,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今天晚上我去陪她。”
妻子說完,站起來凜冽地走了。
於是正當我稍微有點入戲覺得這劇情發展還算文藝值得追看下去的時候,我醒了…………太可惡了!小佛你究竟要對我說些什麼呀!順便一說我在這裏面扮演的角色是女僕一名呀但不知為何竟然可以TK到全部的劇情發展。究竟我有無可能和美青年秘書君墜入愛河呀我怎麼就醒了呀咬牙!

P.S.本來今天心情不大好,難得這樣長篇大論之後居然通體舒暢神清氣爽,呼……
[PR]
by yaba520 | 2006-11-08 23:35 | 理想—Dream

前赴後繼

最近工作狂狀態再次啟動……
什麼事也不幹只是工作的情況又持續了3天,現在開始我要看動畫,對!看動畫!人生的樂趣除了看漫畫看動畫聽音樂玩周邊之外還能是什麼呀口胡,TOT。

說起來最近一直在做奇怪的夢。
有一天夢到我去了某個國家,但其實我並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國家,然而那裏的人都穿著好看的長袍,真的是很好看呀,風度翩翩,TOT。然後我總是被公寓的管理員當作是日本人,但其實那個管理員是會講中文的,一見到我就必然要學兩句蹩腳的日文來溝通,原因不明。公寓裏還有另一位管理員,是日本人,卻從不與我溝通,說的話我除了知道是日文其他一概不懂。我大約是在上學,制服是紅色的魔法袍一般的衣服,之所以能記得這種細節一定是因為在夢裏的不斷的感慨“好萌!”吧,我果然沒藥救了,TOT。認識很多同學,不能說關係不好,但沒有人和我說話,只有一位一同放學回家的學長會與我溝通,(學長同學是竹內髮型,萌!)有一日與學長一同回去的路上,正在講述公寓管理員的事情的時候,被車撞了…………
這個夢它究竟試圖揭示些什麼呀!人終有一死麼[掀桌]!

另一日的夢是這樣的……
我跟著一位老師學習,哦對了,這和上一個夢的設定是接續的,不過似乎時間上比上一個要早一點。老師的學生不很多,小班制,而且輪流上課,大家見面的機會不多。我那時候還是與一位女同學要好的,上課下課都在一起。然後某一日老師說大家一起上一次課吧,於是開始佈置任務。我的科目是日本舞,所以要穿和服來。於是那一日準備了和服,卻沒有木屐,只好赤了腳從公寓走到學校,一路上女同學都沒有與我講話。走到教室裏,明明是很陌生的同學卻覺得很熟悉地在交流,有人與我說,衣服有點亂了,去理一理吧。不知為何我歡天喜地地去了更衣室理衣服,卻發現衣服上有個地方怎麼拉也拉不開……
不行了,再講下去的話,這個夢簡直像個冷笑話,Orz。

一定是因為我精神狀態紊亂……一定是的!
[PR]
by yaba520 | 2006-10-18 22:28 | 理想—Dream

分道揚鑣

昨天回家了,晚上做了奇怪的夢,或者説是難得我可以記住的夢。
貌似是建在懸崖上的一處很廣闊的城,沒有月光的漆黑的夜晚,五六個人的奔跑著,身後是巨大的鐳射燈還有已經記不清楚的機器追逐著他們。領頭的男人一把沖到墻邊,用巨大的力量在墻上打開了一個洞。站在他身邊的女人用快得詭異的速度二話不説就跳了下去,後來回想的時候我很好奇爲何在這裡沒有出現大特寫,小佛你身為監督太失職了!男人隨後也跳了下來,半空中張開巨大的降落傘,在鐳射燈的掃射中兩人從高聳入雲的山頂落入山腳的平民區,身後的人們沒有一個能夠逃脫。
之間的過程不太記得了,總之就是激烈又短暫的逃亡,女人大約是耗盡了體内的力量,總是現出疲憊而寂寞的神情。終于他們來到了海邊,準備著要舉辦一場特別的婚禮,而女人已經倒在岩石上失去了動彈的力氣。男人呼喚著她的名字,她名叫莉薇,具體是不是已經不記得了反正不是什麽順口的發音虧得男主角一聲一聲喊了那麽久。兩人的對話引來了居住在不遠處的小女孩,走過來詢問發生了什麽。莉薇睜開雙眼看到這個皮膚黝黑梳著小辮笑容很可愛的女孩,心裏想著的是,大概我死了之後這個女孩就可以安慰他的心靈,也許還會讓他重新墜入愛河,那麽,不如現在就殺了這個女孩吧。擡起頭想要有所行動的女人卻落下了眼淚來,然後苦笑著鬆懈了神經。
然而女孩的祖父卻是激進的保守派,一面叫囂著“南北不可以通婚”一面揮舞著力量強大的兇器衝了過來。男人與這位祖父爭執了很久卻始終無法説服他消除殺戮之心,眼看著危險就要逼近,準備疲憊迎戰的男人卻被莉薇一把推到了不遠處的鐵絲網邊,莉薇面對著他用身體擋住他所有的視線,然後微笑著說:“我知道你們北邊的法律,聽説放棄了婚姻回到北邊的人是不會被責罰的……”表情溫柔而堅定。
之後畫面一片空白,我就醒了。
其實看這情節應該還算是個蠻文藝蠻有看頭的夢,但是爲何夢到的時候每一禎的畫面也都是國產動畫呀沒錯就是寳蓮燈那人設,連眼淚都是一粒一粒的呀,你究竟對我懷著怎樣的怨念呀我又不是二郎神呀沉香君!
[PR]
by yaba520 | 2006-10-02 15:21 | 理想—Dream

沉魚落雁

昨天晚上做了美好的夢,關於婚外戀。
女主角身世平平,因爲某种因緣際會而嫁入豪門,生活美滿多年。一日獨自與友人參加豪華的船上聚會,遊船失事,為丈夫的友人所救。友人君是浪跡于海上的船長,終日也不知在做一些什麽,二人雖然早早就認識,但相處多日終于還是墜入愛河。丈夫匆匆趕來與妻子相會,妻子一走出船艙就坦然地說出了自己的感受,然後丈夫笑了……
夢到這裡,被手機鈴聲吵醒,雖然這樣看上去簡直是爛俗八點檔,但夢裏的場景每一個都文藝到呼天搶地。比如女主角落水后,透過深藍的海水望見水面上輝煌模糊的火光,聼不見人們痛哭失聲,只有海水的流動像是心臟的脈搏一樣不停歇,那個時候她卻異常鎮定,看到了自己和過去被越扯越遠,直到一個人在耳邊輕聲呼喚她的名字。
總之我被這文藝以及女人坦蕩蕩的感情感動得無以復加,就算是在夢裏也想著這次一定要記清楚然後寫下來,可惜後來睡醒之後還是忘掉了大部分的情節。然而天地良心每個神明身上都怕著八百萬火烈鳥這個夢真的很萌,TOT。

之所以會做這種夢,大概是看了日劇《不忠的時刻》的關係,浮躁動搖的妻子,以及賢妻良母的情婦之間的戰爭,就算互不相識,也打得如火如荼。雖然我只是因爲萌那小白臉書法傢,換作是我早就離婚投懷送抱了,但還是不理解爲何道子會在那麽長的時間之後突然找他去開房間,如果只是爲了生孩子的話,明明問題是出在自己身上。當然也有可能兩個人是爲了別的事情開房間就是了,看那表情也不像是偷情,姑且當作道子是去訴苦的……然而,那麽丑的丈夫究竟有什麽好的呀!爲什麽兩個女人都爲了他死去活來呀簡直可惡!

最近似乎一團糟,看來我果然嚴重地需要借著搬家來改變些東西,再這麽下去我又要開始抑鬱了。說起來,好想寫文,好想寫文,TOT。
[PR]
by yaba520 | 2006-07-23 00:07 | 理想—Dream
line

あなたの中に、私はそんなにも存在していないのだろうか…


by yaba520
line
クリエイティビティを刺激するポータル homepage.excite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