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吊十誡[最初。]

yaba520.exblog.jp ブログトップ

飛鳥罅隙

不想更新!
不知道為什麽就是提不起勁來更新!果然是FC2的錯吧!一定是FC2的錯吧!FC2你快點去切腹!
這么一說其實最近一直忙於勤奮地打遊戲填坑看小說,雖然唯一的成果也不過就是寫完了曇天的稿而已……
今次我可是燃燒了所有的少女心把它給寫完了啊!可是等我看完其他人的文的時候就立刻被一種深深的自我厭惡給籠罩啦!混蛋為什麽大家都寫得這么好!只我有寫的這么糟糕怎么辦!要不要砍掉重練但是砍掉重練我也一定寫不出那個水準吧啊啊啊可惡!
就這么掙扎了一頓之後發現好像曇天的文陣Staff每個人都遭遇了這種情況,心裡多少有那么一點安慰…………但是!我說真的啊!少女情懷算什麽啊喂狗它也不吃啊!我也想寫出豪氣沖天肝腸寸斷冷到骨頭裡歡到指甲外的文章啊!嗚嗚嗚,所以今次日升無論如何我也要拼了這條老命啊!>.<
所以請大家都去購買曇天吧,一定會看得淚流滿面的嗚嗚嗚,雖然它好像快要訂光了……(結果你是想說這個嗎!)

啊,一不小心廢話了好多,但其實我是想來寫新番感想的,哈欠。

秀逗
沒看過前面幾部果然就是……沒什麽感想啊……
OP和ED很好聽,林原女王也好萌,但是……但是……[扭頭]

魔法使
我看了第一話之後以為我爲了花澤MM和那個音樂我可以撐下去,結果下完第二話之後,怎么也下不了手去看啊啊啊啊!
可惡,所以說治愈片什麽的,最討厭了!TOT

強襲
第一話很棒!雖然露內褲實在是露得太掛三了但是開場的戰鬥場面還是讓我感動了!
但是結果第二話好Down啊……女主角好煩啊……怎么這年頭盡喜歡讓主角這副德性啊……

鐵腕
萌!!!!!!!Saeko無論多少年都好萌萌!!TOT
總之就是沒什麽感想但是saeko實在是好萌打鬥場面也都好棒嗚嗚嗚嗚

涼子
製作組我求你們去死吧……涼子女王才不會因為高跟鞋就追不上犯人才不會站在樓外和保安唧唧歪歪啊!泉田才不會跟不上涼子女王才不會一話臉紅個三次啊!
一整個看到不爽,超~~~~~~~~~不爽!
嗚嗚嗚我要去看原作治愈我的心靈……

夏目
很可愛,多少有抓住原作的神韻,井上貓的QQ表情現在已經在群裡氾濫啦!
神谷的聲音一開始有點怪怪的,後來就還好。之前看情報沒注意ED,沒想到是中孝介,嗚嗚,萌!
下一話是我在這部中算是超喜歡的故事,製作組加油!

世界毀滅的六人
雖說宮野又和MAAYA搭檔但是……宮野明顯就被比下去了哎,雖然也有原因是那角色問題啦。老實說我覺得宮野配這個類型也還可以湊合啦,但是MAAYA今次比較出彩,語氣的拿捏相當不錯,明明是個屬性不太明確的大姐姐,但是一加上MAAYA屬性,她就萌起來了哎!
世界觀看上去很樸實,簡直懷疑這是不是IG做的東西,但是一看到後半的打鬥就超有IG的風格啦!那一招一式嗷嗷嗷!萌!
可惜遊戲是NDS的,摔!
[PR]
# by yaba520 | 2008-07-12 22:09 | 境界—Manga&Anime

此去經年

[五]

“你终于要去见我的老板了?”一如往常,晚饭后在姐姐的逼迫下我不得不再次汇报了一下自己和林佳音之间的进展,并听着她的评论,“那你和她之间的这件事情,就算是快要完结了吧?”
“嗯,是的。”
“你居然答应得这么干脆吗!就这么不想和自己的梦中情人生米煮成熟饭吗!”正在打游戏的姐姐听到我的回答无比气愤地边说边挥动着手上的手柄。
“请不要说这种会让人误会的话。”我依旧有气无力地反驳着。
“你们男人就是这么窝囊!明明喜欢却不敢说,明明有老婆了却还要和人家调情!”
“你又看上了哪个有妇之夫?”
“是对方先看上我的!……可恶,这个BOSS好难打。”
“好好好,总之我可不记得自己说过现在喜欢的人是林佳音,姐姐你也不要总是乱说了。”我合上正在翻的杂志,站起来准备回房间。
“那你现在喜欢的是谁?”姐姐却抬起头,难得一本正经地问我道,脸上没有半点笑意,“明明已经放弃了小雪,却还是不愿意从过去的感情里爬出来吗?”
“……我没有这样想过。”
“那就好。”
姐姐没有再说什么,转回去继续手舞足蹈喃喃自语地对付着游戏里的敌人。
心中隐隐的刺痛和温暖同时涌上来,这使得我加快脚步逃离了客厅。
是的,我没有这样想过。我很清楚现在的我并不是因为喜欢,而只是出于感情的惯性在温柔地对待林佳音。她就像是我曾经快乐时光的一个缩影,让我忍不住想要去保护她不被破坏,不想失去,并以此来治愈我这个时间里空虚无物的心。

林佳音的父亲,就如预料一般,是个颇为严肃的人。
在五星级饭店的豪华包厢里,金灿灿的灯光和瓷具银器的簇拥下,我正襟危坐在餐桌的一角,大气不敢多出一声。
林佳音的父亲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年轻一些,话不多,声音也很低,虽然总之面无表情,却也感觉不出多少敌意。他一一地询问了我的学业,工作,家庭,以及我和林佳音认识交往的过程后,就低头用餐不再多说什么了。
只不过,他那种认真的方式,多少让我产生了一点罪恶感。
我转过头看了看林佳音,却见她只是毫不紧张地微微笑了一下。
“你有没有什么特别的理想?有没有想过将来要怎么样?”冷不防林佳音的父亲放下手中的刀叉抬起眼来问我道。
“哎?啊……唔……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我还蛮喜欢自己的现状的。”
“不怕别人说你没出息吗?”
“也确实有人说过,不过在我看来,能够认真面对每天的生活已经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了。”
我拍拍后脑勺讪讪地笑着,说完才发觉这个答案着实不怎么高明。想必作为父亲的一定很不放心将女儿交给我这么一个没有想法的人吧?早知道就随便瞎掰一个看上去很有深度的答案出来了,这样林佳音也不至于会为难。
果然林佳音的父亲没有再接下话茬,只是嘴角轻轻上扬了一下,露出一副不知是嘲讽还是赞扬的表情来。
“那么,今后小女每天的生活,就拜托你去面对了。”过了一会儿,他才重又开口,说了这么一句话。
有那么一瞬间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是什么意思?
大概就是“林佳音从此就交给你了”?“我认可你可以成为我女儿的男朋友”?
说话时林佳音的父亲并没有看着我,而是不易察觉的垂下了脸,让人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语气也凝重了许多,仿佛真的是在恳求我为他做一件事一样,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转头看看林佳音,她也只是淡淡的微笑,什么也没有说。于是我也只能讪讪地点点头。

好不容易离开了让人食不知味的饭桌,夜色已经有些深了。林佳音的父亲因为有一些急事要处理就独自坐着豪华的轿车离开了,于是我决定送林佳音回家。
湿湿凉凉的空气扑打在脸上,格外的舒服。满月的光辉明亮地为四周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银。
“稍微散散步吧。”林佳音这样提议道,于是我们慢慢地走到了不远处的小公园来。
“今天真是谢谢你了,做这么为难的事情。”在广场边的长椅上坐下后,她有些刻板地向我道谢。这是我几乎早就预料到的台词。
“没什么。”我也公式化的回答着。
其实我总觉得很迷惑,从以前就是这样,我不知道林佳音在想些什么。她只是普通地微笑着,普通地说着话,偶尔有一些出人意表的举动,无论怎么看都是那种随处可见的可爱的女孩子。只是我从来都猜不透,她为何而高兴为何而悲伤,就像她总是刻意地随波逐流一般,无法接触到内心里太深的那个部分。
我歪过头仔细地分辨着林佳音脸上的表情,这是很久以前年少的我时常会做的事情,试图从中读取出什么。每次她发现我的视线,都会大方地笑一笑,那是最简单温和的微笑,却让我更加无从理解她。
“其实……”林佳音有些犹豫的开口道,视线落在前方不远处的树木上,那是仿佛在凝望什么遥不可及的梦想一般,有些迷茫不确定又有些寂寞地眼神,“其实,我并没有被逼着相亲。”
说完,她稍微自嘲地苦笑了一下。
我很清楚这种时候应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这多少也算是Galgame里不太少见的剧情发展。也许她会说“我是因为喜欢你才提出这个请求”,或者我应该先说“我是因为喜欢你才答应帮忙”之类的。总之只要顺应这个形势下去,很快就是Good Ending了吧……
可是比起这个,更重要的是,在我眼前,究竟是什么让她露出这样若有所思的落寞神情。我不可自制地想要知道,这个从很多年前就从不曾找到答案的问题。
“你不问我为什么?”也许是发现我许久没有出声,林佳音侧过脸来,微微有些调皮地问道。
“哎?啊……”我这才回过神来,思索着是不是要说些什么有点帅的台词。
“不过就算你问了,我也不是很想说。”她却不等我的回答,再次苦笑着说,“发生了一些事情,只是不想让你误会,所以编了个借口,对不起。”
“那为什么要戳破这个借口?”
“心里过意不去,明明就是好不容易遇到,却这样欺骗你。如果就这么结束了可能会一直内疚下去,日后想到的时候也会有不舒服的感觉,所以想在最后说清楚。……啊……我是不是又做错了呢?我果然还是不太清楚如何与人相处比较好。”
啊啊,这下达不成Good Ending的条件了呢。我忍不住自我吐槽到,却意外地并没有什么失望的感觉,就像习惯了这样的发展一样。
不知为何我的脑中又浮现出小雪的声音,几乎很少见面的这一年中,只能从电话的那头感受到的小雪的声音。有点干涩的细细的声线,我总是分辨着其中微妙的强弱和语气,凭着记忆想象她当时的表情,并在心里烙上深深的痕迹。现在这些痕迹依旧盘踞在我的内心里,用力扯开的时候明明硬生生的疼,却还是会不断滋长,不肯消失。就像我从来都参不透林佳音的想法一样,我也从来就不明白原来我对小雪的感情,比我想象的,更深更深。
可是那个时候的我,却还是不曾有过“想要见到小雪,现在就想见到”的迫切心情。是不是因为太习惯了相爱而忘记了爱上一个人其实要付出很多很多的努力。五年前那个为了心爱的女孩而挖空了心思的我,现在已经是一个眼神暗淡处事平静连给予都已经懒得动的上班族青年了。
这样的想法让我瞬间感到窒息起来,于是开口说道。
“呐~”
“嗯?”
“你还记得我曾经说过的我之前的女朋友么?”
“哎?……嗯,因为远距离而分手的。”
“我第一次告白就成功了,因为她觉得我是一个看上去很温柔的人,所以我几乎是毫不费力地就冲进幸福里了,就这样简单的度过了这几年。很开心很开心的几年,可是对我来说,却没有得到任何成长。我很喜欢在我身边笑着的她,却没有足够守护她的力量,明知道分开之后她的不安和寂寞,却不曾想要去安慰她。分手之后,我一直在为这样的自己感到可耻。”
仿佛是自言自语一般,我用很低的声音轻轻地讲着这番话。就在说出口之后,我才恍然大悟地终于了解了一些什么。
这一段不长不短的感情,给了我断断续续的美好回忆,却不曾让我变得坚强和努力。我只是平常地告白了,平常地恋爱了,又很平常地分手了。明明内心里充满了喜欢她的感情,却忘记了得不到时的珍惜和期望是怎样的感受,所以从不曾争取过什么,只是一味地不去面对。回过神来时,只有小雪的哭泣,挥之不去。
小雪说过,是不是我们之间的感情,也不过如此。
我想不是的。
是我们忘记了如何向前走,才总是在岔路口迈开了错误的那一步,直到最后,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再也无法伸手触碰到彼此。
就算当时很后悔,后悔得想要立刻打电话告诉她,不想和她分手,我也还是没有这么做。我反复地逼迫自己去正视我们已经分手这件事,反复地告诉自己就算再次逃回小雪的身边,也只是在重蹈覆辙罢了。到头来,什么也不会改变。
既然在这个城市和小雪之间,我选择了前者,就想要试着拼尽全力地坚持下去。
只有这样,我才能原谅伤害了小雪的自己。
“所以,我想会尽可能更积极地将我选择的这条路走下去。”
“唔……”林佳音只是歪着头看着说了一大通话的我,仿佛有些不理解我说这番话的用意。
我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我想你也是。”
“哎?”她惊讶地发出了声音。
“我不知道你在烦恼着什么,不,我就连你是不是在烦恼都不知道。可是你的眼神里不坚定的东西很多,你的脸上不开心的表情也很多。我只是想说,如果你也有比全世界都重要的东西,毫不犹豫地去实现它就可以了,不要像我一样。”
“啊……那是……”听了我的话,不是为何表情越发暗淡的林佳音,突然皱起眉来露出欲言又止的神色。
可是那时候的我却没有在意,只是单纯地以为是自己说了这么帅的台词,让她感到害羞了。这让我格外地得意忘形起来。
“不管怎么说,你这一次的梦想,也比修女容易多了啊。”我又笑着补充了一句。
“啊!你还记得!”林佳音瞬间涨红了脸露出生气的表情,却惹得我哈哈大笑起来。
因为这样,我仿佛有种又回到了那个星夜下的天台般的感觉。她就在我的身边,连呼吸的气息都能听得到。她依然有我不懂的地方,也依然那样温柔地微笑着,还是那个过去让我朝思暮想的名叫林佳音的美丽女孩。
我曾经为了她跑遍所有的书店寻找她想要的一本书,装作不经意刚好买过一般借给她看;我曾经为了送她回家谎称自己刚好顺路,却往返了大半个城市;我曾经因为暑假而在路口徘徊两个小时,为了能和补课回家途中的她偶遇一次。
我几乎已经忘记了我也能够做到这样的事情,现在的我大概已经不可能了。
可是我也已经厌恶了再次输给自己的感觉了。
“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在我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这句话就脱口而出了,“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喜欢你,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回忆美化了你。但是这就像年少时的梦想一样,无论如何都不想放弃。想用这双手,保护你,为你带来一些什么,如果可以的话,也许可以让你不再露出那样的表情。”
可是,那个时候林佳音的神情,却既不是惊讶,也不是高兴,而是仿佛快要哭出来一般,不知所措地望着我。
她身后映衬着昏黄灯光的夜空,一语不发地静谧着。

等我冷静下来的时候,我已经顺利地把林佳音送回来了家,自己也早就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有气无力的望着天花板了。
只有姐姐大人依旧在一边急得跳脚,作为之前借钱给我的附加条件,我需要一五一十地汇报自己和林佳音之间的进展,所以今天那些对话刚刚已经一字不漏的转述给她了。
“啊啊,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蠢弟弟啊!这堪比世界上第一差劲的告白是怎么回事啊!”
姐姐坐在不远处用力地将一个坐垫狠狠砸过来,似乎还不解气地又拍了一下桌子,桌子发出一声沉重的呻吟。
“虽然我也觉得很不高明,可是都是真心话啊。”
“我第一次听到有人在告白的时候说‘不知道是不是喜欢你’这种话啊!”
“可是当时就……不知不觉说出来了。”
“想不到我养育了二十多年的弟弟原来是个人渣,分手时你就算被人分尸姐姐我也不会同情你的!倒不如现在就让姐姐来手刃了你以免祸害人家姑娘吧!”姐姐一边抱着健身用的古怪气垫一边做出掩面拭泪的动作来。
“请姐姐不要擅自穿越到奇怪的地方去,更何况对方也没有答应我。”
“……啊,是哦。不过外派到国外啊,我好像也没听说哎。”
我不再理会独自质疑地姐姐,把自己摔到房间里的床上。
林佳音并没有答应我那半调子的告白,却也没有拒绝。她只是过了很久,才小声地告诉我她下个月开始就要调职到海外分公司,所以希望我能再考虑考虑。
“从我的角度来说的话,我觉得你是一个很理想的对象。”临走的时候她说了这样一句话,这让我稍稍有点高兴。毕竟能够被她认可,多少也是一件值得兴奋的事情,有那么一瞬间还真想穿越时空跑去告诉五年前的自己。
虽然不免对这过分客观的说法有些介意,可是和这个比起来,需要想清楚的东西又有太多太多了,大脑真的有点疲累起来。
我一边这样想着,一边任凭自己掉进沉沉的梦乡中。

[六]

第二天,在我依然有些浑浑噩噩地上班的时候,突然办公室的门被人用力“砰”地一下撞开。整个办公室的人都停下手头的工作转过去望着门口的人,只见到姐姐大人喘着粗气满脸焦虑地走到我的面前,一把将我拎起来就往外走去。
“现在立刻去请假跟我出来。”她一边走一边命令道。
“爸妈怎么了吗?”我将脑中最坏的打算说出来,并且不允许自己往越来越糟的方向去胡思乱想。
“是林佳音的事。”
听到这句话我忍不住停下了脚步。
“要是这次你不跟来,我以后说不定真的会把你打出家门哦。”姐姐叉着腰,挑起眉毛认真的说道,表情严肃得仿佛一把利刃,刺穿了空气,嗖嗖地凉。

半个小时后,我站在了之前和林佳音偶遇的那家医院的某个病房前。
这里是豪华的个人加护区,原木色的门让人忍不住觉得里面也许只是一个普通的卧室,而不是充满了各种仪器和消毒水味的无情病房。
我确认着门旁写有的“林佳音”字样的名牌,仿佛全身都被人灌了铅一般,僵在原地动弹不得。
脑中回响起到这里来的途中姐姐说的话。
“什么调职海外嘛!我就知道不是这么回事!听说是昨天晚上发作的,要不是今天早上各个部门都在选代表来探病我还不知道这回事呢。听我们部的八卦姑娘们说,这是她妈妈那边的遗传病,从小就很危险,一旦发作起来就更难说了。一定是你的告白太没水准把人家气到了吧!混蛋你给我负起责任来!”
我一路上惊讶地几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低头沉默着。
那就像是站在瀑布的脚下仰望水珠飞溅的山崖,背后的天空湛蓝湛蓝却被水幕遮蔽了视线看不清楚。
她总是用寂寞的眼神说起自己的故事,用苦涩的表情望着我微笑。
我却对她说“你的梦想已经实现了1/3了啊,接下来的2/3应该也能做到啦”,对她说“如果你也有比全世界都重要的东西,毫不犹豫地去实现它就可以了”。
在那个满天星辰的夜晚,当她趴在天台的栏杆边仰起头仰望银河的时候,依旧是近得只要一伸手就可以触碰到她瘦小的身体,我却无法鼓起勇气问她,你为什么总是不开心。也许从那里开始,我就为自己找了种种的借口,沉浸在恍如英雄主义一般的奉承游戏中,只是远远地凝望她垂下的眼帘她的背影和她的人生,从不曾走近。
她需要我的时候,我一定不曾挺身而出。
小雪哭泣的时候,我也从不在她的身旁。
到头来,我又有什么资格以为自己多少可以成长一些呢。
我抬起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吐出来,再吸一口气,吐出来,然后轻轻地敲了敲门。
“进来。”大概已经习惯了他人的探望,门的那边传来有些无力的应答。
我小心翼翼地推门进去。
房间不大,也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堆满了各种各样的机器,却放了各式各样的花束和果篮。可能是过了探视时间的缘故,并没有其他人在场,只有林佳音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床上看书,床边一整面的大窗透进柔和的白光,勾勒出她单薄的轮廓。
她只是稍稍有些惊讶地看着我,很快就恢复了平静的神情。
“这么快就被你发现了。”
“我姐姐在你们公司上班。”
“真是意外的盲点。”
她轻轻地笑了。
“我有很想问你的事情,但是在这之前,多少还是想知道一下为什么……”
“也没有什么很了不起的动机,到医院定期检查的时候碰巧遇到你。那时候被医生说了很无情的话,一直觉得很郁闷,心想着‘这个人以前喜欢我呢,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却一直在追我呢’,就忍不住想要发生点什么,反正无论怎样你都会温柔地对待我,无论怎样你都会原谅我。”
林佳音用一种轻飘飘又很虚弱的语气说着,我握紧了双拳一语不发地仔细听着她的每一句话。
“正好爸爸也因为这个病的缘故很希望能有人陪伴我,正好……我也没有恋爱过,所以就编了个那样的借口。如果顺利的话,我又可以回到从前那个被你捧在掌心的时候,尽情挥霍你的关心和努力。……说不定其实我也有点不甘心吧,还什么都没有做到过,就开始胆战心惊地面对不知何时就要画上句号的人生。直到那天你说起你的女朋友,明明露出了那么难过的表情却还是装作不在意地与我说话。我才发现,无论我怎样逃避去思考最后的结果,我还是会让这个人受到伤害。”
“所以就中止了这个游戏么?”
“是啊。可是这个笨蛋却反过来安慰我,还想继续待在我的身边。我明明是个只能借着伤害别人来获得证明的毫无前途的人,这样下去也只能越来越讨厌我自己……挺没意思的,是不是?”
说完她长长地呼了一口气,仿佛告一段落一般垂下头去。
我不自觉地感觉到握紧的手心里传来指甲嵌入肉中的阵阵轻微痛楚。
“林佳音,”我感觉至今以来我似乎从未如此郑重地叫过她的名字,“其实我只有一件事情想要问你,想知道得不得了。”
“嗯?”
“你……喜欢我吗?”
林佳音微微地张开嘴愣在了原地,像是不知该如何回应一般眨了眨眼,却说不出话来。
“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从刚才听到你住院的消息开始,脑子里就一直在盘旋着这个问题。也许从很久以前,当我开始注视你想要去了解你的时候开始,我就没有什么别的选项了。但我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想要知道你的答案,迫切到就连你刚刚说的那番话都觉得毫不重要。”
林佳音却还是一动不动地看着满脸通红有些语无伦次的我。
“我昨天所说的话,是认真的。”我回想着曾经看过的那些热血少年漫画的男主角,努力着让自己像他们一样尽量摆出坚定不移的表情。
“……我不知道。”林佳音却黯然地低下头,“我不曾有过那样的感觉,或许有过可是我不懂。我只是习惯性地想要向你撒娇,因为你会对我很好。说不定这根本也不是喜欢,只是心怀感激而已——”
我没有听她说完,一个箭步冲上去紧紧地抱住了她的肩膀。
淡淡的沐浴香味传到我的脑中,我的双手隔着薄薄的睡衣确实地感受到了肌肤的柔软和温度。这瘦削的身体仿佛雏鸟一般不安地颤抖着,透过指尖将她的伤心和难过全部传达到我的心里。
“我这么做的话,你会觉得幸福吗?”我闭上眼在她的耳边轻声地呢喃道。
林佳音的双手缓缓地攀住我的手臂,就像是失明的人在确认眼前物体的形状一般,小心翼翼。
“如果我说我不幸福,神会不会就可怜我,多给我一点时间去确认?”就像一向的那样,为了掩饰自己负面的情绪,她用有些沙哑的声音,说着这样不好笑的笑话,“要真是这样,多少谎话我也愿意说……”
“我不会放弃的,一定会让你一直幸福下去。哪怕是有一点点,如果我的存在让你感到安心,我就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无论如何都不会放手。……说不定就算你说不需要,我也想要缠着你,就像以前一样。你想要怎样任性撒娇我都会接受,无论是多无理的要求我也都会照做。但是这一次,不要再试图逃避了,我们两个人一起来创造一些美好的东西,好不好?”
我感觉到有温热的液体滴落到我的手臂上,然后林佳音把脸埋在了我的肩头。
“嗯。谢谢你,谢谢你,谢谢……”
她的声音越来越低,直到听不见,抓住我的两只手却越来越用力,像是要拼命地去确认什么一样。

依旧毫无任何力量的我,这一次清楚地看到了自己想要的和想做的。也许以后的日子里我还是会迷惘会后悔,但至少在拥抱她的这一刻,我的整个身体里充满的是无限的想要试着努力一下的念头,不想放弃。

一直到最后,都不想放弃。

[七]

林佳音离开我是在第二年秋天的某一天。
那天傍晚,恢复平静的我从医院里神色凝重地走出来时,遇到了匆匆赶来的林佳音的父亲。他比我第一次见到他时显得苍老了很多,呼吸紊乱地一路小跑着过来,远远抛开身后几个秘书样的人。隔着稀松的人流远远看到我的那一瞬间,他愣了一下停住脚步,却并没有上前说话的打算,只是郑重地向着我的方向鞠了个躬,就又抬起头迅速地往里面走去。

回家的路上,我收到了许久不曾联系的小雪的短信。
短信的内容是这样的:“我想我找到了走下去的方向,还有一起走下去的人。说不定过不了多久就会结婚,虽然我不想让你来参加婚礼,但是想要告诉你,我现在很好以后应该也会很好这件事。”
我并没有犹豫,拇指很快地敲下这样的回复:“太好了。那之后我也度过了一段幸福的时光,今后应该也还可以获得幸福。我们一定都会有很好的结局的。”
只是那个时候,我没有微笑,我甚至无法昂首踏步。短时间里我一定还无法振作,曾经空气里到处都是的她的气息瞬间消失不见了,我暂时还没有办法习惯这样的改变。但我一定可以走出来,虽然再次失去了什么,但是这一次萦绕在我心里的,已经不是小雪的哭泣,而且林佳音那虽然有些苍白却努力绽放笑容的脸庞。
我从未失去她。
就算现在的我只是一心想要蹲在街角用力地放声大哭一场,我不曾觉得失去了她。

走到家门口的时候,看到信箱里塞了一封信。机械地取出来,打开。
掉出来一张有些发黄的小纸条。
纸条上似曾相识的字迹映入眼帘,字里行间用笨拙的语句叙说着对一个女孩的爱慕。
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我喜欢你。
这是高中时候我写给林佳音的那一封不像样的情书。
邮戳上显示这是一个礼拜之前寄出的。
原来她一直留着这样的东西。
我忍不住用力地捏紧信封,牙齿咬住下唇,不发出任何声音。
再次确认自己当时究竟有多好笑的时候,我发现纸条背面的角落里,用工整的笔迹,写着这样的字母。

I do.

于是,忍不住抬头仰望晚霞飞舞的天空,天空的摸样,模糊看不清楚。
[PR]
# by yaba520 | 2008-06-29 22:08 | 繁華—Works

此去經年

时间的秘密

[一]

大学毕业一年后的某一天,我去医院做例行体检的时候,偶然遇到了高中时代曾经喜欢了三年的那个女孩。

她叫林佳音,是个瘦瘦高高,留着一头长发,不太起眼的女孩。
那时候,进入公司以来第一次做体检的我,因为不熟悉那家医院的地形,怎样都找不到想去的地方。在不知道第几个相同的楼梯口转了个弯之后,我来到了一处类似中庭的小公园。修整得很漂亮的草坪上,碎石铺成的小路穿梭其中,一些穿着病号服的人们与家人一起悠闲地散着步,木制的褐色长椅三三两两地散落在路边。
林佳音当时就坐在其中的一个长椅上,仰头望着天上的不知什么,膝盖上放着厚厚的一叠文件。
她的样子和五年前我最后一次见到她时几乎没有改变,只是那熨烫得很工整的黑色套装和白衬衫微微显露出比实际年龄更老练的成熟气质,俨然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不谙世事开怀大笑着的天真女孩了。
这让我有点驻足不前,不知该如何上前招呼。
就在踌躇间,早已从天上收回视线的林佳音注意到我的目光,微微转过头,看到我的瞬间露出了颇为惊讶的神情,然后立刻转变成了笑脸。
其实从高中入学第一次见到她起,我就觉得她是个美丽的女孩。但她自己仿佛从不这么认为,无论身在何处,总是刻意地掩藏自己,不过分沉默也不过分突出,为了尽量不让别人注意到自己而随波逐流着。只有在一两个亲近的朋友独处时,她才会显露出自己丰富的表情。
就像现在,发现了我的林佳音,脸上正绽开了无比开心的笑容,小跑着向我走来,让我有那么一刹那以为又回到了当年那个青涩甜蜜的年代。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她走到我的面前兴奋地说着,柔软的长发从肩上缓缓滑过。
“嗯,我也很意外,快五年没见了吧?”
我这样回答她。之后我们说了很多寒暄的话,也一同回顾了一些高中时候的往事,等到我终于想起自己到医院来的目的而准备离去时,我们交换了名片。
“要再联系我哦!”临走时,她高兴地对我挥着手说道,就像是发自内心地期待着还能够再次见到我。
转身离去的她在秋天稍稍有些刺骨的冷风中显得瘦小而单薄,黑色的套装让我想起高中时候她常穿的外套,嘴角不禁微微扬起了笑意。
那时候的我就沉浸在这种与曾经喜欢的女孩重逢的喜悦中,什么都没有发觉。

[二]

“哦?就是你高中时候苦追了三年都没能追到的那个林佳音?”
傍晚的客厅里,一边做着有氧体操一边漫不经心地听我讲述医院里的经历的姐姐,懒洋洋地应了这么一句。
因为老家不在本地的缘故,我现在是和大我三岁的姐姐住在一起。
“我只是想说我碰到了你老板的女儿而已。”
一年前姐姐跳槽进去的那家颇大的公司,根据以前同学的说法就是林佳音的父亲所开的。
“说的也是啊,要是当年你能顺利搞定的话,姐姐我也不用这么辛苦啦……啊……我的……腰好痛啊!”
“喂……话不能这么说吧……”
“有什么关系,从现在开始继续努力还不晚啦。反正你和小雪也进行得不顺利嘛!”
听到姐姐的这句无心的玩笑话,原本窝在沙发上悠闲看电视的我,脸色大概瞬间就阴沉下来了吧?否则也不会明显到让姐姐察觉异样而停下手脚的动作,要知道有氧体操可是关系到她未来人生的很重要的一部分啊。
“……你和小雪……怎么了吗?”姐姐走到沙发前小心翼翼地问道。
“上个礼拜,分手了。”我抬起头,尽量让自己回答的语气显得轻描淡写。
“是吗,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姐姐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一屁股跌坐在沙发上,整个人都舒展开来,“算啦!年轻人!不要灰心!你的人生一定会变得美好起来的!”
说完她的右手用力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可不想被二十几岁就天天喊腰疼的人说这种话呀。”
“真是太失礼了,姐姐我在公司怎么也算是一枝花哪!”
“嗯哼,是中老年人的一枝花么?”
“啊啊,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鬼!你忘了是谁含辛茹苦把你养大供你吃喝的了吗!”
“当然是我爹妈,姐姐这里的房租我都有按时付,反倒是姐姐经常跟我借钱不还吧。”
“看来是没有人教导过你要尊敬长辈吧,姐姐我今天就代替故乡的老母亲给你点教训!”
“姐姐才不是长辈吧……呜哇,不准动手打人!”
就在我和姐姐唇枪舌战剑拔弩张几乎就要扭打成一团的时候,我的手机及时地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我按下接听键,小心翼翼地出声道,因为有可能是客户所以不能太怠慢。
“喂?我……我是林佳音。”
“哎?啊……晚上好……”对方的声音不知为何听上去有些慌乱,这让我有点担心起来,如果她忽然冒出一句“救救我”之类的台词,我该怎么办呢……不过这种恍如Galgame般的情节也没可能真的出现吧!
“那个……也没有什么事,想问你明天晚上有空吗?”
“嗯,还没有什么预定。”
“那太好了,我想约你出来吃饭,不知道可以吗?因为好不容易能够遇到老同学,啊,当然是我请客。”
“由我来请吧,怎么可以让女孩掏钱。”
“唔……”虽然我只是说了一句很有风度的客套话,但林佳音却似乎真的在为这个问题而为难,闷声思考了很久,“唔……那么,我明天下午四点在广场那边等你。”
挂断电话的我,忍不住长舒了一口气。思维还有些跟不上现实,比之前的设想更像Galgame般的超展开,多年前让我为之倾心的女孩现在主动打电话要约我出去。如果是高中时候的我的话,现在的心情早就是已经飞上了天空一般了吧,说不定还会握紧了拳头大声欢呼一下。可惜现在的我……
嗯……现在的我……是什么心情呢?
我歪着头,连自己都有点搞不清楚。
“哦————?”姐姐突然拉长尾音发出怪声,把一张笑容诡异的脸凑到了我的面前,“是林佳音要约你去吃饭吗?”
“被你听到了啊……”
“哼哼~我家这个蠢弟弟终于也到了会受女孩欢迎的那个年纪了吗~”
“什么啊。”
“否则的话,怎么会才碰巧遇到一次,就当天积极地打电话约你呢~啊啊~对方也真是好主动呢!”
“我想大概只是叙叙旧而已。”
“果然!不管怎么说林佳音也是个大小姐,多半是在经历了不少男人以后,被伤透了心,发觉原来还是当年那个你对她是最好的。”说完姐姐做作地双手捂着心脏,做出感动欲哭的表情。
“你那声情并茂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她多半只是有想知道的事情要问我吧。”
“而就在她悔不当初的时候,你又适时地出现在她的面前。于是她感觉到了!这就是命运!它将你们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她的心在呐喊!这一次,绝不放手!”
“好好听人说话啦!”
我拿起手边的靠垫,用力往正要伸手抓住我的姐姐脸上摔去。
“啊啊,真是个狠心的弟弟啊。我可是在为你高兴哪,只要把握机会,你就是我们老板家的女婿啦!反正你也很喜欢林佳音嘛。”
“……那都是以前的事了。”我叹了口气,扭过头不去看致高昂地坐到我身旁的姐姐。
“还是说,你依然在惦记小雪?”
“姐姐也明白的吧?我和小雪……已经不可能了。”我不自觉地苦笑了一下,“我……虽然真的很高兴可以遇到林佳音,但是和当年肯定完全不一样了。”
“说的也是呢……好啦!别这么垂头丧气嘛!”姐姐用力地揉了揉我的头发,露出她一如既往灿烂的笑容,“年轻人就不要装得那么老气横秋了,不管怎么说,去发掘新的恋情来治愈你的伤痛吧!”说完还用力地竖起了她的拳头。
“是、是。那我去睡觉了。”
“嗯嗯。……啊!我的有氧体操!已经错过最佳时段了!……可恶!”

[三]

林佳音挑选的餐厅,是我从未去过的高级场所。一踏进那豪华的大厅,我就为自己钱包里现金的数量感到无比担忧。但走在我身旁的林佳音却一直面带沉稳的微笑很习惯地挑选着座位,这个时候我才稍微有点意识到,她果真是有钱人家的女孩。
看来这个月只能向姐姐借钱了。看着坐在对面开心地向我推荐各种菜色的林佳音,我忍不住在心里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窗外的夜色渐渐浮现上来,因为靠窗的位置,餐厅又位于高层商业大楼顶层,只要轻轻歪过头就可以看到脚下满城华灯初上,映照在橘色和深蓝色交融的夕阳余晖下,仿佛闪耀着金银色光辉的华丽花毯一般令人觉得不可思议。
这让我想起高中时候的一些往事。
那是学校里罕见会举行的某个演习活动,虽然不记得是为了什么,但大家直至深夜都被规定要留在学校里。闲闲无事的很多人就纷纷爬上了教学楼的天台。也许是位于郊区的缘故,那时候从天台看过去的天空,还能看到很多很多的星星,隐约也能分辨出银河的位置,是现在住在市区的我很多年都不曾见到过的景象了。
当时正卯足了劲在追求林佳音的我,自然也不放过大好的机会凑到了趴在栏杆上仰望星空的她身旁。
“想不到这么漂亮,平时在家的时候根本也不会去看呢。”她一边搓搓大约有点冷的手,一边露出淡淡的微笑对我说道。
她的表情,至今还能够清晰地浮现在我的眼前。那是仰望着想要得到却又遥远不可及的事物时才会浮现出的有些寂寞又有些不甘心的笑容,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
愣愣地盯着她的侧脸的我,忍不住想要去猜测她的心里在想些什么,于是一言不发地和她一起趴在栏杆上。
那时候的我还没有鼓起勇气向她告白,但十六七岁少年的心思应该谁的眼睛都瞒不过去吧?大家都仿佛很体贴我一般几乎不会来打搅我们,而林佳音似乎也并不讨厌我时常呆在她的身旁,总愿意和我说说话。
“你有过梦想吗?”沉静了很久之后,林佳音轻声地问我,说完还不好意思地浅笑了一下。
“唔……不能说没有,不过也没有好好想过。”
“我跟你说哦~我最近的梦想……你不可以笑我哦,我在想我搞不好很适合当修女呢。”
“噗……”虽然努力了,但我果然还是没有忍住笑了出来。
“啊!你笑了!”林佳音的脸瞬间就涨得通红。
“对不起,我不是要嘲笑你啦,只是有点惊讶。”我一边拼命抑制住笑意,一边解释道,“如果你真的要去当修女的话,那我就在修道院旁边开一家孤儿院,这样就可以一直互相照顾了吧?”
说完这句话,我低下头又笑了笑。再次抬起头来时,看到林佳音正转头望着我,仿佛我说了什么很不得了的话一般,微张着嘴,直直地望着我。
我这才发现,自己好像无意中说了很帅的台词?不是我自满,事后我对自己的这个临场发挥可是相当的得意,甚至已经到了以为自己当时趁势表白的话,搞不好对方就会答应的地步了。
一想到这里,我不经意间自嘲地笑了一下。
“怎么了吗?”林佳音不安地望着我问道。
“不,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情。”
“高中时候的事情吗?”
“是啊,那时候还真是做了很多乱来的事情呢。”
“那个时候……其实还蛮开心的。”林佳音的视线也移向窗外,这时候外面的天空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在城市里星星点点的灯光衬托下,宛如镶满了钻石的天鹅绒。
啊,她又露出了那种让我无法忘记的表情了。
“我……想问个问题,可以吗?”她没有转回头,很突兀地说着。
“什么问题?”
“那个……唔,就是,你……现在有女朋友吗?”
没有想到会被问这种问题我的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
“目前是没有。”
听到我的回答,林佳音垂下了眼帘,仿佛是在思考什么事情一般望着自己面前的餐盘发呆了一会儿。就在时间久到让我打算出声叫她的时候,她却好像终于下定了决心,抬起头来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苦笑。
“那……我可以成为你的女朋友吗?”
什么?有那么一瞬间,我的思考回路整体短路了一下。
姐姐大人,这种事情居然也可以被你料中吗!
好不容易回想起姐姐的一番话而恢复了思考能力的我,认真的考虑着林佳音这突如其来的问题。在我那几乎无法作为参考的不多的经验中,通常女孩子要表白的时候应该是会说“你愿意做我的男朋友吗”的吧?林佳音却用了这种稍稍有点让人介意的问法……
“虽然有点失礼,不过,我可以问一下理由吗?”
“唔……”没有料到我会这样反问的林佳音,一时不知如何回答的样子,“那个……其实最近我被要求相亲,而且对方是不太方便拒绝的那种,而我也没有什么相熟的人可以拜托。大约只要两三个月的时间……就可以了。”
是这样吗?总觉得她的话中有些什么地方怪怪的,是我想太多的缘故吗?
“就是说,装装样子就行了是吗?”
“当然我知道这是很过分的要求,如果你觉得不太方便的话……”
老实说其实我有少少的失望,虽然也说不上是因为什么样的期待落空了。原本自己苦追了多年都不曾追到的女孩,却反过来对自己提出这样的要求,这种好事已经不知道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了吧?但我的脑海中却回荡着小雪在电话那头压抑不住的哭泣声,怎样都挥散不去。
——去发掘新的恋情来治愈你的伤痛吧!
我又想起姐姐那朝气蓬勃的声音。确实,只要好好把握机会的话,以此为契机,说不定这次真的可以和林佳音顺利交往。
只是,这是我真心期待的发展吗?
我也不知道。
如果不往前踏出一步的话,是不是小雪痛彻心扉的哭泣就会伴随我一生都无法释怀呢?
“没关系,就这么办吧。”我故作轻松地应答道。
不过林佳音的反应却并非像我预期地那样松了一口气,而是脸色越发地沉重起来,只淡淡浮现出一点笑容。
“那么这顿饭果然还是应该由我来请客才对,既然让你帮了这么大的忙。”她有些慌乱地边说着,边伸手想要拿起桌边的账单。
却被我抢先抽走了。
“那可不行,这是我身为男人的自尊啊。”我故意不去看账单上的金额,努力让自己看上去更加轻松地走向柜台,并且做好了刷卡的心理准备。
不知道用这次的交谈内容作交换的话,能不能让姐姐多借我一点钱?

[四]

“那一般来说,就该带你去见父母,然后表明关系,装模作样了吧?”
三天后的某一个假日的傍晚,姐姐悠闲地横躺在沙发上一边做着指甲的护理,一边听我讲述之前和林佳音之间发生的事情后,很意外地没有戏弄我,只是头也不抬地这样问道。
“姐姐也这么想吗?我也觉得应该是这样呢……”
“嗯?难道不是?”
“嗯……后来我们去看了电影,喝了咖啡,然后就各自回家了。”
“那你们都聊了些什么?”
“也没有什么,就是很平常的话而已。”
“啊啊,你这小子还真让人羡慕呀!”姐姐边说着边抓过一个靠垫就扔了过来,“居然能和那么好的女孩做这种一般情侣才会做的事情。”
“我们又不是情侣。”我接住靠垫有点生气地抗议道。
“那就变成情侣吧,反正你当初那么喜欢她。干脆就来个顺水推舟再次告白好啦!”
……告白。
听到这个词,我忍不住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回想起高中时候对林佳音告白时候的情景。
那时候我还没有那个胆子把她约出来当面说出那些让人脸红心跳的话,只是在借给她的字典中偷偷地夹了一封看上去丝毫也不像是情书的小纸条。小纸条上写了些什么我已经不太记得了,就连林佳音后来给了我什么样的答复也想不起来了。
唯一还能清楚地回忆出来的,是那之后的第二天上学时的情形。因为倍觉尴尬而无法正视林佳音的我,几乎一整天都回避着她,想必她也和我一样不知所措,偶尔四目相对时都会涨红了脸挪开视线。当时的我觉得,这样下去果然连朋友关系都没办法恢复了吧,因此而越发沮丧起来。直到临近放学的时候,身为科代表的林佳音前来向我收取当天的作业,慌乱中我弄翻了书包,一边狼狈地寻找着作业本一边在意着站在旁边的林佳音而无法集中精神。
那时候,林佳音说话了。
她用夸张的动作翻看着手里的本子,仿佛故意拉高了语调一般地说道:“啊啊~看样子最后一题你做出来了吧?我可是绞尽了脑汁都没想出解决的方法呢。果然人家说女孩子的智商到了高中就会下降是在说我没错呢,真想把你的脑子借来用用啊~”
说完她笑了,虽然依旧满脸通红,依旧有些紧张,但她努力向我露出和平时毫无两样的灿烂笑容来,没有一丝阴霾。
我用力地松了一口气,那天所有的灰心丧气和胡思乱想都瞬间飞到了天外。
我不知道她是提了多大的勇气才能够用平常的语气和我说话,因为当时的我几乎因为尴尬而窒息。我只知道在看到那笑容的那一瞬间,心里不断地涌现出许多许多喜欢她的感情,许多许多想要守护她的冲动,甚至比告白之前更加的强烈。但同时我也深切地认识到了,当时那个只想着要逃开的自己,是一个多么无力的男人。
像我这样没用的男人,就算是多年后的今天,大概也不曾有丝毫的改变吧?

“为什么会挑中我呢?”
在不知第几次的正常约会中,我故意装作若无其事地提出了这个问题。
顺便一说,自从林佳音第一次约我出来之后,我们大约每个礼拜都会一起吃几顿饭,散散步,聊聊天。总之就是做了很多无论怎么看都像是刚刚开始交往的情侣一般的事情,这让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我实在忍不住想要问问清楚了。
听了我的问题,林佳音却并没有显得很惊讶,只是低下头思考了一下。
“大概是因为,我一直都觉得,你是一个知道如何对待女孩子的人。”
“哎?是这样吗?”
“嗯,因为我做不到呢。我总是不知道如何与别人相处,总是不够信任别人。所以这也算是我的一种学习吧!”
她笑了起来,没有看向我,兀自抬起头露出落寞的笑容。
清澈的阳光穿过她被风吹起的长发,在我的双眼中勾勒出她鲜明的轮廓,和我记忆中那个被我过于美化的好女孩重叠在一起。
“我也不是对谁都能从容不迫的。”我有些自嘲地耸耸肩,移开视线望向林荫道旁泛着耀眼白光的湖泊。
“说的也是呢。不过,老实说在听到你说你没有女朋友的时候,我都觉得好惊讶,总觉得像你这么厉害的人,应该不会这样……”
“……只是刚好分手了而已。”我故意拔高了语调,想要尽量装作若无其事地轻松说道。
也许其实在这种时候更应该做的是对自己的事情闭口不谈比较好,可是内心深处的我却仿佛忍不住想要看到林佳音对这句话的反应一般,又像是迫不及待想要对着什么人倾诉一样,在我还来不及回过神来的时候,话就已经脱口而出。
“对不起,让你想起伤心事。”
“没什么,人多少都会有点这样的经历。”
“嗯,多少都会有……吧。那……我可以稍微好奇一下吗?”林佳音稍微犹豫地顿了顿,“……你们为什么会分手?”
“远距离恋爱多数的下场也就是分手吧,毕业之后坚持了一年已经很了不起了。”
“……是吗。”
虽然我尽力地保持着开朗的神情,在看到林佳音脸上的歉意时,却仿佛自己做错了什么事一般,嘴角怎样都扬不上去。
我想起小雪最后一次打电话给我时的情景。那是在我们分手后的第三天,不知道她是因为喝了酒还是什么缘故,到后来就只是一边用力地哭着一边反复地呢喃:“我们之间果然不可能呢……可是,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以前那么喜欢你……为什么还是不行呢……为什么还是做不到呢……”
而杵在电话这头的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觉得,我喜欢小雪。
就算分手时我也喜欢着小雪。
喜欢上她是在大学三年级的时候,我们因为同时在一个讲座里担任志愿者而结识。渐渐地我被她开朗活泼的气质吸引,鼓起勇气去告白却意外地被接受了。
自那之后大概就是人们所说的最快乐的时光吧。
直到毕业,小雪在远方的老家找到了梦想已久的工作,而我来到了这个邻近父母的大城市寻求平凡的人生。在仲夏闷热到透不过气来的车站,人潮拥挤中我用力地拥抱着她。
小雪在我的怀里狠狠地哭着,我们都不知道在我和她的人生中这会不会就是最后的交集,却还是想要相信些什么。
相信无论面对什么困难,我们都会在一起。
也许从那一刻起,我们就已经分手了,可是谁都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后来的我们只是花了一年的时间,去发现自己再也不可能走进对方的人生,去习惯度过每一天见不到对方的生活。
“如果我愿意放弃我的工作,或者你放弃你的工作,我们会不会就能一直在一起,会不会就比较幸福?”分手的那一天小雪这样问过我,“那现在我们因为有很多不想放弃的东西而分手了,是不是说明我和你之间的感情,也不过如此?”
我听到她言语间的哽咽,无言以对。
尽管我在心里反复地对自己说“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可是却怎样也开不了口来安慰拼命忍住哭声的小雪。
也不过如此的这份感情,究竟为我带来了什么,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
“我的女朋友,啊不,现在是前女友了,有一天跟我说,她的父母想要她结婚安家了,所以就和我分手了。”在路边长椅上坐下休息时,我仰靠在椅背上,一边望着灰蓝灰蓝的天空一边轻声地说起。
“果然一直看不到对方的话,不管多深的感情,还是会渐渐地淡忘吧……”
“说的也是哪。”说完我忍不住深呼吸了一口气。
“呐,我问你,”林佳音冷不防地站起来,捡起路边一个空罐子丢到了旁边的垃圾桶里,换了一个话题,“你的人生理想是什么?”
“我?唔……现在的工作我还蛮喜欢的,努力个几年应该就会很不错了,除此之外就是成家立业了吧。好像算不上什么远大理想呢。”
“其实我也差不多呢。我的梦想就是能做一份喜欢的工作,有一个美满的家庭,退休后能过上安逸的生活。”林佳音背对着我,仿佛专心用脚数着路边的石头一般,漫不经心地说着。
“那你已经实现了1/3了啊,现在的工作你很喜欢吧?接下来的2/3应该也能做到啦。”我也同样漫不经心地答道。
“哎?”林佳音却仿佛像是听到了多不寻常的话一样,惊讶地转过头来望着我,过了一秒才恍然回过神来,露出一丝困惑的苦笑,“嗯,那你也是一样啊。”她这样说着,继续回过头去背对着我,不等到我的回应就紧接着说了下去,“下个礼拜,我爸爸刚好有时间,我带你去见见他吧?”
“啊……好啊,我会好好表现不让他怀疑的。”
“谢谢。”
林佳音依旧没有转身看我,我看不到她说这句话的表情。
虽然我时常都觉得她大概隐瞒了什么事情,但既然要见她的父亲,那大概就算是完成任务了吧?只要制造出她已经有男朋友的假象,就可以自然地拒绝相亲,事后就算被父母发现大概也不会说出去。
我的任务应该就是到此为止了。
[PR]
# by yaba520 | 2008-06-29 22:07 | 繁華—Works

清爽宜人

再不寫我就真的不會去寫了所以今天一定要寫掉它!!!下川みくに的LIVE REPO!

當天的天氣很悶熱,偶爾還有小雨。大約1點鐘出門和等了很久的牛叔會合,牛叔你是個好人!TTATT 之後前往Ark,因為堵車加上高架上沒有找到出口下來所以饒了路,總之等到了Ark的時候已經眼看著是2點20分的事情了。一早9點就到那邊卻沒有帶相機的kuku已經在準備進場了!>.<
一路沖到Ark果然外面又是人山人海,當時在排的隊伍是準備進去買CD和周邊的,CD是引進版,當天首發。從外觀看來似乎還可以,但是一看到那“下川美娜”的譯名我就根本不想買啊啊啊啊,究竟要怎么翻才會翻出這么不搭界的名字啊,下川三國還要好一點啊口胡!
在外面一邊熱得扇著門票一邊認親,見到了正太Yu和kuku和dada和不太熟悉的姐姐,可惜牛叔手上的票被黃牛低價搶走了兩張,所以姐姐沒有票入場。大家在外面徘徊了好久YY了好多話題,差不多到3點半才開始喊號入場,那時候已經差不多快熱到滿頭大汗了。
正太Yu和kuku都幾乎是前十位的號碼所以都在第一排,我和牛叔還有dada就是一百多位於是只能縮在角落里,偏偏我旁邊都是些人高馬大的宅男我不好意思擠上去嗚嗚嗚,視線一整個被擋住了很多,TOT。
大約在場內又站了有半個多小時,之後Band出來就有人在歡呼,可惜我不認識Band成員。就在昂首巴望的時候,一個不留神下川MM就衝了出來!彩綢衫+熱褲的搭配很棒!很漂漂!很萌萌!
本來以為剛開始會說點挨拶,結果突然音樂就響起來,“それが愛でしょう”的歌聲就出來了啊啊啊啊!簡直就是滿心說不出的驚喜啊雖然這之後也幾乎滿場在驚喜但當時真是澎湃到想要飛到天上去啊雖然我不怎么愛全金屬可是我愛下川啊啊啊!
第二曲是君に吹く風,之後第三首就是我最愛的KOHAKU!!!!真是好shock!!我本來以為會唱悲しみに負けないで而不會唱這首,結果還是唱了這首嗎!嗚嗚嗚好感動!從前奏出來就在感動嗚嗚嗚!雖然我只能跟唱高潮部分但是也努力地唱了嗚嗚嗚!TOT
唱完這曲之後下川問大家“你們喜歡anison嗎”,於是大家奮力地高喊daisuki!之後ETERNAL WIND就開始了,嗷嗷嗷這段的銜接真是仿佛行雲流水呀,各位死忠們跟唱的點也抓得很好呀!這曲之後就是水の星から愛を込めて,然後就是輪舞啦!沒想到會唱輪舞!!!!不,其實我根本也沒想到會翻唱老歌估計大家也是一樣所以從她開始問大家喜歡不喜歡anison的時候整場都彌漫著一股幸福感啊,就是那種撒小花一般的幸福感啊!
輪舞的時候就有很多人開始跳著歡了,等到輪舞唱完幾乎已經都力氣用盡準備喘一口氣了。我也是把手放下來甩一甩想去拿水喝,結果我手還沒伸出去,舞臺上就傳來“残酷な天使のように、少年は神話になれ”的歌聲,我的大腦還沒有反應過來我就已經開始“哦哦哦哦哦哦”地歡呼了。相信在場的每一個人幾乎都是和我一樣的感覺,那時候真是讓我死都行啊能現場聽到下川版的殘酷天使,夫復何求!!!根本幾乎就是每個人都在跟唱吧!還能有什麽歌比這個更熟啊游歌的排行榜上每次去都是第一呢!TOT
唱完這首之後,下川又問大家在下川自己的歌里大家喜歡什麽,因為KOHAKU我已經聽到了所以就喊了南風和TOMORROW,下川聽得很高興呢!嗚嗚嗚我也好高興!>.<
接下來她就唱了Remember,たった、ひとつの 和悲しみに負けないで ,還翻唱了艾薇兒的名曲Complicated,唱功很棒!!因為下川的音色比CD里聽上去更亮,爆發力和模仿力也足夠,所以唱這首歌效果真的超好!
然後就是tomorrow ,南風,Life三連發,然後她說“這是最後一曲了”,那時候根本還不覺得過癮呀我還有好多好多想聽的歌啊!完全沒有感覺到時間的經過!
但是壓軸曲是もう一度君に会いたい ,嗚嗚嗚,我也想要再見到你呀下川姑娘嗚嗚嗚 TOT
然後下川在下場前就有不知道誰高喊了一聲安可,還好也就這么一聲。之後等她走了大家就在一邊拍手一邊喊安可,都喊得很賣力,也沒有等很久就再次登場了。
抽獎活動是送親筆簽名的新單曲,可惜這次LIVE之神沒有光顧我嗚嗚嗚,TOT。下川爲了在自己blog上記錄這場LIVE,要大家舉起手來讓她用手機拍照,雖然我也有奮力高舉但是一定沒有拍到吧嗚嗚嗚,TOT。
安可曲第一首就是それが愛でしょう的中文版!雖然中文歌詞填詞填得實在不怎么樣,“這就是愛”這種標題怎么都會穿越到國產歌去吧!但是下川整首的中文發音都是背下來的!完全沒有看小抄也沒有看屏幕,雖然發音不太好但是對照大屏幕的歌詞她完全沒有唱錯呢!嗚嗚嗚這是世界上獨一無二只有去到這場LIVE才能夠聽到一首歌,太有誠意了雖然當場已經被感動了好多次但是還是太感動了。TTATT
安可曲第二首是自彈自唱的枯れない花,也是超有誠意的一路彈唱,雖然這次沒有看到她彈吉他,但是有彈琴還是有賺到!
最後一首是Love Song on The Radio,我是有聽過卻不很愛的一首。
於是無事終場,因為還要趕父上的飯局再加上握手會和簽名會都要買東西才可以,所以和牛叔兩人早早退場出來了。

中間的小插曲是有人送了下川一個熊貓公仔,下川很高興的喊了一聲“パンダだ!”就抱起來放在舞臺正中間,然後到後面介紹樂隊member的時候介紹到中間說“然後,這是……パンダ!請大家鼓掌!”好萌萌!
下川有問大家上海有什麽好吃的什麽好玩的,大家七嘴八舌喊了很多,下川就笑著說“總算可以體會學校老師的感覺了,根本也聽不清嘛。”然後前排的日本fans團也跟著比手畫腳說那邊那邊好玩,下川跟他們問了幾遍突然說“這不是日本人嘛喂”,真的好萌萌啊!
還有她說有沒有誰是今天第一次聽她的歌的人請舉手,結果全場只有日本fans團集體舉手,下川一邊“呿~~~”地一邊做出吐槽表情的樣子真的好萌萌啊啊啊啊啊!

仔細算算因為以後不確定性所以也許這是我在國內看的最後一場LIVE了?嗚嗚嗚KOTOKO要10月那時候我不在上海了,TOT。我是覺得在上海看這種LIVE和跑去日本看一點都不一樣的,因為有何朋友一起看一起high,也有感受到不同國家的人之間的共鳴,雖然現在的上海人民已經完全不需要翻譯就可以和歌手順利溝通了……Orz
所以說我還是想和大家一起看LIVE呀!!!TOT
[PR]
# by yaba520 | 2008-06-25 22:06 | 飛揚—Music

始亂終棄

不就是更新嗎!我才不怕!
可是PSP版的世界傳說真好玩啊!真的沒有人要和我high嗎!嗚嗚嗚我很快就會轉職了誰來與我交換存檔玩啊!TOT
再順便一說明天下川みくに的LIVE我會去,號碼是一百三十幾號來著,大概和一個穿鯊魚T恤的人一起,有沒有人要來認親,>.<!(手上有兩張空票需要黃牛,雖然看到這篇日誌的人也已經來不及了吧嗚嗚嗚)

08年7月新番篩選報告
今年的7月同樣好Down呀10月快來我要看鉄のラインバレル!雖然LLX的R2很難看但是谷口我依舊是你的fan你不要再做該死的年番了啊我要看熱血的鉄のラインバレル和宗美先生啊嗚嗚嗚嗚!TOT
10月還有かんなぎ!混蛋可不可以直接跳到10月去過啊嗚嗚嗚!TOT

1.ウルトラヴァイオレット:Code044[http://uvcode044.jp/]
其實我覺得這部一定很難看……但是姑且……還是看看吧。

2.セキレイ[http://www.sekirei-tv.com/]
雖然原作看得我掀桌但是……至少還有小草和變身前的焰焰更何況小草是花澤MM所以還是可以看個……1話的!

3.スレイヤーズREVOLUTION[http://www.starchild.co.jp/special/slayers_revolution/]
懷舊風的OP真是太好了!雖然最近一直在聽90年代的歌但是還是這樣的曲風真是太好了!TOT
可惜秀逗我根本沒看完所以我大概也就是聽個歌湊個熱鬧吧!

4.魔法遣いに大切なこと ~夏のソラ~[http://www.sora-mahou.com/]
有衝動去補光與風的坡道……不過原作我是覺得有點太淡了,淡到不行,但是這部是花澤MM主役!花澤MM好萌萌!>.<!

5.ストライクウィッチーズ[http://s-witch.cute.or.jp/]
蘿莉!機娘!saeko!嗷嗷!

6.鉄腕バーディー DECODE[http://www.birdy-tv.com/]
這么多年了,saeko終於又有主役了,淚目。這部的原作抽空會補掉,據說劇情還不錯的樣子。其實人設要比原作萌很多啦 XD

7.薬師寺涼子の怪奇事件簿[http://www.starchild.co.jp/special/yakushijiryouko/]
CV選得很有愛,人設看上去似乎也沒什麽問題,反正也是一定要看的只希望製作組真的能很有愛。

8.夏目友人帳[http://www.natsume-anime.jp/]
OP是喜多修平!系列構成是金巻兼一!我雖然還蠻喜歡神谷的但是他配這部真的沒問題么……根本也不覺得合適……
是說宣傳圖和預告片看上去都很像鋼煉番外篇是怎么回事!XD

9.ワールド・デストラクション ~世界撲滅の六人~[http://wd.sega.jp/anime/]
池瀨負責的這部比另外一部順眼多了!遊戲改編,可是遊戲動畫和漫畫看上去根本是三個不同的東西吧喂!注意一下人設的統一呀喂!XD
名字也好棒,世界撲滅委員會 XD 我覺得這個風格IG是不大做所以還蠻期待的,CV陣不錯,雖然某人這次你又是個……

10.恋姫†無双[http://www.mmv.co.jp/special/koihime/]
來呀!讓我見識一下諸葛亮的萌力呀!

11.無限の住人[http://mugen.kc.kodansha.co.jp/]
翻這部介紹的時候無意看到音樂的部分寫著“負責了Gunslinger Girl的”就“哦哦哦哦佐橋!”的點進去了,結果一看是第二部的……[掀桌],雖然我對大谷幸也是沒有什麽意見啦,但是……TOT
是說這部還蠻意外會找真下來監督,所以某種意義上頗期待呢 XD
CV陣算滿意,不過原作我只看過一點點,能登那個角色是怎樣也忘了,回頭也去補掉。

看樣子到10月為止又可以多打幾個遊戲多看幾部漫畫和小說了……Orz
[PR]
# by yaba520 | 2008-06-21 22:05 | 境界—Manga&Anime
line

あなたの中に、私はそんなにも存在していないのだろうか…


by yaba520
line
クリエイティビティを刺激するポータル homepage.excite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